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凤鸣在山 > 第170章 救人于水火之中(六)

第170章 救人于水火之中(六)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江流道:“三位,我给你们介绍一位朋友认识。”

    白使者愕然道:“张府上你有认识的人么?”

    “没有,他不是张崇府上的人,该是到这里做客的。”

    杨渥在屋里呵呵笑道:“各位请里面坐。”四人一起走进房内,杨渥已经下了床,站在桌边,眸子里精光一闪,道:“请坐。”

    大家各自施礼,江流当先坐下,黑白使者望向风语,风语点点头,三人一起坐下。江流指着杨渥道:“这位是前几天刚刚认识的朋友,姓杨。”

    白使者道:“杨公子你好。”

    杨渥点头笑道:“你好,江兄,不知道这几位怎么称呼?”

    江流才待答话,白使者已抢着道:“我们都是江流公子的朋友,籍籍无名,姓名不提也罢。”

    杨渥见风语和黑白使者等三人虽然一个穿着夜行衣,两个穿着仆役的衣服,但都器宇轩昂,并不像是普通人。但既然他们不愿说,自然也不能用强,微笑道:“三位是江兄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我已答应江兄,若是张崇府里真有你们的朋友,我保证给你找出来。”

    风语拱手道:“多谢杨公子。”她并没有刻意隐瞒声音,杨渥一下子就听出来她是女扮男装,道:“这一位是女公子吗?失敬失敬!”

    风语道:“杨公子果然聪慧,一下子就认出了,没错,我的确是个女的。”正说话间,素素走进门来,看到屋子了多了三个人,先是怔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道:“禀公子,张崇将军已在门外相候了。”

    杨渥道:“好,你让他进来。”素素应一声,转身出去,江流道:“杨兄,我们是不是要避一避?”

    杨渥摆手道:“那也不用。”

    这时素素已将张崇带进房里,张崇先对杨渥半蹲施礼,道:“张崇参见小王爷。”江流等人都吃了一惊,“小王爷?他到底是什么人?”

    他们哪里知道其实这个小王爷正是杨行密的爱子杨渥。本来杨行密去蜀中,是想带着杨渥一同前去,也好长长见识。但杨渥半道上却溜了回来,到处寻欢作乐。这和州城他来的最多,一般逗留的时间也最长。张崇特地在府中僻静的地方留了一个大院子,供杨渥居住,所以这个院子也就成了杨渥的行宫。

    杨渥道:“免礼,你且起来。”张崇站起身来,对风语、黑使者怒道:“你们好大的胆子,怎敢和小王爷平起平坐?”原来因为风语和黑使者穿着仆役的衣服,张崇把他们两个看成自己府上的下人了。

    杨渥斥道:“你认错人啦,他们是我的朋友,可不是你们府上的下人。”张崇唯唯诺诺道:“是,是,小将有眼无珠认错人了。”

    杨渥沉声道:“我这几位朋友的朋友被你捉到府上了,可有这回事?”

    “小王爷,你们这些朋友我都不认识。”张崇道:“小将府上每天捉进来的来没有十个,也有七八个,小王爷这样问可就有点为难我了。”他转向江流,道:“不知道你们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江流沉吟一下,道:“我们那朋友是个女孩子,姓萧。”张崇摇摇头道:“没有,据我所知,牢房里并没有姓萧的女子。”黑使者道:“她也有可能乱报一个姓氏。我只问你,这两日有没有新进的女犯关进你们的牢房。”

    张崇心想,“莫非他们是冲着宋玉所关押的那个女人而来的吗?我可要小心,不能漏了马脚。”装作沉思,过了已小会儿才道:“我想起来了,这两日抓到一个行刺我的女杀手,单独关在一间牢房里,但是他自称姓何,并不姓萧。”

    江流喜道:“这定然不会错了,张将军,可否将那女子提来?我们看一看,到底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张崇略有些迟疑,说道:“这……这个恐怕……”杨渥脸色一沉,道:“什么这个那个,江公子要你提人,你就赶紧把人带过来,啰嗦什么!”

    张崇立刻不敢再说,垂手道:“是,小王爷。”转身对门外喝道,“来人,将桎梏监牢里的人带过来。”门外立刻有两个侍卫答应一声,飞奔而去。

    过了好一会儿,门外就有人禀报道:“禀小王爷、将军,我们将人带来了。”张崇道:“速速把人带进来。”黑使者噌的一声站起身来,神情看起来十分激动。

    门外的侍卫答应一声,押着一个人走了进来。这个人果然是个锦绣长裙的少女,只是低着头,长发披散,遮住面容,看不清长相。

    江流亦心情激动,凝目注视着那少女。张崇喝道:“抬起头来,小王爷有话要问你。”那少女回过头来,灯光照到她脸上。黑使者和风语对望一眼,均摇了摇头,原来这个少女正是不久前两人混进牢房里所见到的那个女囚。

    江流和她四目交投,都是“啊”的一声惊呼。那少女惊喜说道:“江公子,怎……怎么你在这里?”两人都是惊奇之极。

    江流万万想不到,这少女并非萧飞燕,而是柴再用送给他的青青。他定了定神,思忖道:“青青被擒,我自当设法相救。她对我好,虽然多数为了那烽火令。但她不仁,我不能无义。”转头对张崇道:“张将军,为什么将她关到牢里?”

    “这位公子,你识得这个刺客吗?她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个朋友吗?”江流道:“她也是我的朋友,怎会是刺客?”大家脸色都十分诧异,尤其以张崇为甚。风语心道:“江流何时认识这个女子的?”

    张崇道:“她前两天趁我出门时,在道旁伏击我。被我手下侍卫拿下,问她什么都不说,只说姓何。这个女子胆大至极,到底是谁人主使,还请小王爷详加审问。”

    杨渥道:“既是江兄的朋友,还审问什么?还不赶紧把人放了。”张崇赶紧答应一声,示意看押的侍卫打开青青的脚镣锁铐。

    青青欢呼一声,抱着江流的胳膊,幽幽道:“在九华派公子为何一声不吭,丢下青青一个人走了?”https://www.bqg3.com/5_5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