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凤鸣在山 > 第159章 谁长谁短生死签(三)

第159章 谁长谁短生死签(三)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生死签?”黄薇迟疑一下,道:“魔尊伯父,你要想玩我陪你就是。”江流却不禁忧心忡忡,为她担心,阮红媚就是前车之鉴。沈少卿死了倒无所谓,龙啸天是喜怒无常之人,说不上一怒之下会杀了黄薇。

    龙啸天微笑点头,忽然山坡树林中飞奔出一人,脚步极快,转瞬间就已到了眼前,然后轻飘飘一个旋身,久落在龙啸天的身前,是一个穿黑袍的白净汉子。他屈膝半蹲,向龙啸天拱手道:“弟子辛六律见过师尊。”江流心中赞道,“强将手下无弱兵,这个辛六律的轻功很高啊。义父所说的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话,我如今才算懂了。”

    龙啸天点点头,道:“你们那边有收获了吗?”

    辛六律看了黄薇等三人,欲言又止。龙啸天怒道:“但说无妨,不要婆婆妈妈的。”辛六律这才说道:“禀师尊,林师兄和我不辱师命,已经找到海师叔了,现在师叔正在我们休憩的关帝庙里。”

    龙啸天喜动颜色,道:“好,好!大家一起走吧。”辛六律站起身来,打了一个呼啸,树林里立时又涌出八个黑衣劲装的汉子,抬着一顶宽大的轿子,前挂门帘,装饰精巧讲究,红缎作帏,辅以垂缨,十分豪华。

    轿子抬至近前便即停下,龙啸天对黄薇做了请的手势,道:“好侄女,我这顶暖轿,可舒服的很呐,你我一起坐吧。”黄薇知道他是怕自己逃跑,微微一笑,道:“好的很,我正好站的腿都酸了。”当下往轿子走去,辛六律就在轿子旁边,立刻打开门帘,将黄薇让了进去。

    江流随即跟上前去,龙啸天喝道:“臭小子,站住。”江流道:“我也累了,想上去歇歇。”龙啸天眼睛一瞪,道:“你滚一边去,若不是看在黄薇侄女的面上,立刻杀了你。”转身又对辛六律道:“六律,你看住这小子,别让他跑了。”

    辛六律垂手答道:“是,师尊。”

    黄薇在轿门口停下,转头对江流抿嘴一笑道:“不妨事,你有事先忙好了。”言下之意就是,龙啸天不敢对自己怎么样,让江流找机会先溜。江流心道:“若不是要顾着你,我可真的会趁机溜走。”不过现下自然不能丢下黄薇不管,只好跟随龙啸天等一行人前往关帝庙。

    龙啸天和黄薇坐着轿子,乌八音扛着近乎被龙啸天的红绫绑成粽子样的沈少卿,沈少卿兀自骂骂咧咧,乌八音受不了他的鼓噪,一指戳中沈少卿的哑穴,再点了他几处穴道。沈少卿动弹不得,只能恶狠狠的用眼睛来瞪他。乌八音干脆找一块黑布套,套在沈少卿的头上,这一下算是彻底清静了。

    辛六律则一直紧盯着江流,生怕他逃跑。江流根本没有逃跑之意,他仔细观察,发现连抬轿的几个大汉,武功都似不弱,又为黄薇担心起来。

    这样走了半个多时辰,就已经看到了关帝庙。五代时期的庙宇,除了在深山老林之中,由于兵荒马乱,大多数都破破烂烂,不成样子了。但这个关帝庙看起来却是金碧辉煌,装饰一新,连庙门到大殿的石板路上都铺上了红色的绸布。

    龙啸天笑呵呵的拉着黄薇的手走出轿来,黄薇一面走还一面说道:“伯父的脂粉不好,改日侄女买一些上等的送给你。”他们一路上谈论女红、打扮,黄薇故意投其所好,恭维龙啸天,龙啸天很是高兴。

    龙啸天扭捏一笑,道:“那是再好不过了,西域的东西比起中原来,还是差了些啊。”江流看着龙啸天涂满脂粉的老脸,觉得心里直恶心。黄薇看到江流,惊讶道:“你怎么也跟来了?”

    江流苦笑一声,摊开双手,说道:“我走不了啊,边上还有人一直盯着我呢。”黄薇知道他为了自己才没逃走,心中一暖,想道:“这个小子倒还真是有情有义。”

    这时大殿中走出两个人来,江流却都认识。一个是风流倜傥的林乘云,另一个则是江流咬牙切齿,恨不得啖其肉的海仁义。两人见到龙啸天,一起施礼。林乘云道:“乘云拜见师尊。”海仁义脸上稍有差异,随即堆满了笑容,恭声道:“师兄,多年不见啦,可想死师弟啦。你模样可变多了,师弟我差点认不出来。”当年他的师兄是叱咤风云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如今却成了一个娘娘腔,穿的大红大紫,也难怪他认不出来。

    龙啸天朝林乘云微笑点头,转向海仁义时却突然变得脸罩寒霜,厉声道:“海师弟,你还有脸来见我吗?”

    海仁义诚惶诚恐,颤声道:“师兄这是说哪里话,师弟这些年来一直被仇敌追杀,后被敌人囚禁,最近才逃了出来。听说师兄来了中原,一直在苦苦寻找师兄。”

    他看到龙啸天脸色铁青,吓得腿肚子都有些发抖,定了定神,勉强笑了两声,才继续道:“也是巧了,刚刚遇了乘云师侄。呵,一晃这么多年,乘云现在都长这么大了,那时候他还那么小呢。”他虚空比划了一下,“要不是他认出了我,我差点和师兄擦肩而过了。”

    龙啸天脸色和缓下来,道:“是吗?我以为这些年来,你一直躲着我呢。当年我十万火急令你将地图送至汴州,你却突然失踪了,当真是被仇家追杀?仇家又是谁?”说到最后一句话,语气又严厉起来,显然很是生气。

    海仁义赶紧道:“师弟我哪敢骗您啊,当真是被仇家追杀,仇家是聚贤山庄的人,后来辗转到了月宫……”

    龙啸天打断他的话,道:“月宫?哈哈,这么巧吗?月宫我去了那么多次,怎的从未见过你?”

    海仁义苦笑道:“我是阶下之囚,师兄去是做客吧,怎能见得到我。好容易我脱离了苦海,就来寻找师兄了。”

    “放屁!”龙啸天厉声喝道:“我问你,你二师兄诸葛羽是怎么死的?你有没有和他见过面?”https://www.bqg3.com/5_5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