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凤鸣在山 > 第142章 遇黄薇谈恩论怨

第142章 遇黄薇谈恩论怨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第二天早上,江流悠悠醒来,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江流的身上。叶流尘并不在房里,江流出门问了伙计,伙计说叶流尘一早就匆匆出门了。

    江流想叶流尘该是去想法营救萧飞燕去了,他意兴阑珊,想道:“以上清派和聚贤山庄的强大势力,救出萧飞燕定非难事,我何必去掺和这件事。”他自己安慰自己,甚至都不想再见萧飞燕一面,只觉得“相见不如不见,徒增烦恼而已”。

    他并不想等叶流尘回来跟他道别,径自出了客栈,才走几步,突然想起宋玉和宋终两个人来。萧飞燕既然为黑鸦门所擒,宋玉两人应该知道她被关押在何处。这样一想,再也不能置身事外,立刻转了方向,奔向宋玉和宋终两人所住的客栈。

    江流对于客栈的位置记得很清楚,用不多时,就找到了那个客栈。他是两人的目标,也不敢堂而皇之的从大堂进入,便从后门溜了进去,恰好碰着一个送泔水的伙计,便向他询问宋玉的行踪。那伙计瞧他鬼鬼祟祟,一脸疑惑,后来听江流说是宋玉的朋友,才答道:“两位公子一早就结账离开了,去了哪里小的并不知道。”

    江流又找到掌柜,确认一番,宋玉和宋终果然一早就走了。江流很是失望,他已改变了主意,尽全力救出萧飞燕。且不说她救过自己多次,更重要的她还是义父周俊的女儿,若见死不救,他自己哪还有脸去见义父。

    可是到哪里去找萧飞燕呢?江流并没有主意,他漫步在街头,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和州城最繁华的一条街。太阳已升到了当空,没有风,暖洋洋的,路边的生意渐渐热闹起来,吆喝声此起披伏。

    江流已饿得肚子咕咕叫了,在一个包子铺门前停了下来,想买几个包子。卖包子的老板娘笑眯眯的,热情的打起招呼:“哎,这位客官,要吃包子吗?我这包子,皮薄馅多,可好吃了。您要几个?”

    江流咽了一口口水,摇了摇头,他囊中羞涩,一文钱也没有,所有的钱昨晚都给店小二买酒了。那老板娘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脸色阴沉,嘟囔一句,“没钱买就赶紧走,别挡着我做生意。”江流叹了一口气,后悔不该自己充好汉要面子付酒钱,不过事已至此,也只好委屈自己的肚子了。

    他转过身,刚往前走了两步。忽听后面有个娇嫩的声音说道:“老板娘,给我拿十个包子?”听声音是个女子。

    老板娘连声答应,“好的,客官您稍等。”

    江流转身去看,只见一个人正在买包子,青衣青裤,头上戴了一个斗笠,打扮很是奇特。那斗笠遮了大半个脸,那半边脸脸色白皙,相貌倒是不易看清,但隐隐觉得有些面熟。

    那人付过钱,接过老板娘递过来的包子,抬头对江流道:“你看什么?”江流听得一愣,再仔细一看,这个人竟然认得,正是黄薇。她的打扮和往日不同,倒像个普通的农妇。故人相见,江流对她的印象也不错,不由笑道:“失敬失敬,原来是黄……大当……”

    黄薇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江流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硬生生憋了回去。黄薇四周看了看,拉着江流的衣袖,两人走到一个僻静之处。江流又道:“你怎会在此处?”黄薇白了他一眼,道:“我在不在此处,和你有什么关系?”

    江流顿时哑口无言,又听黄薇幽幽道:“白云谷的事情,多谢你了。我回转谷中时,见梅树下有一堆新土,她是不是就葬在那里?我想埋葬她的就是你了。”

    江流点点头,肃穆道:“令堂风姿绰绰,所做之事,堪称女子中的英豪,在下很是敬仰。也只有梅花的品格能和她相比,只可惜,她英年早逝,我能持锄填土,也是极大的荣幸。唉,人死不能复生,你也要节哀啊。”

    黄薇脸色一暗,黛眉紧皱,随即恢复正常,道:“你也不用安慰我,人生在世,谁能不死。她早就告诉过我,大限将至,所以我也不是很悲伤。我悲哀的是,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我的亲生父亲是黄巢,从小就立志要替他复仇。为此我还和朱温的私生子朱友珪联合起来,目的就是要杀死朱温。”她脸上现出嘲弄的神色,“可笑啊,可笑。之前我所作的一切都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江流虽然也隐约猜到黄薇和朱友珪联手的真实目的,可还是吃了一惊。他没想到朱友珪竟然如此狠毒,为争夺储君之位,竟联合外人欲制自己的父亲于死地。江流安慰黄薇道:“你也不要想太多,女孩子原本就不适合打打杀杀。如今你无需再背负沉重的压力,倒也是一件好事。你累了那么多年,也该好好享受享受生活了。”

    黄薇“哼”了一声,神色又是一变,恨声道:“享受生活?恐怕无福消受,我辛苦经营的莲花荡毁于一旦,这个仇我不能不报。总有一天,我要将张全义、萧从文等人斩于剑下,祭奠我死去的兄弟们。”

    江流苦笑一声,道:“白云谷的灵姑就是萧从文的姑姑萧青灵,你的武功和她如出一辙,我已看出来了。你们有师徒之情,你怎能杀她的侄子?”

    “她不是我师父。你看,她那把绝世好剑都送给你了。”黄薇指着江流腰间的长剑,揶揄道。

    “虽无师徒之名,总有师徒之情吧?”江流道:“何况张全义和萧从文之所以攻打你莲花荡,是因为你先挟持了张溱溱为人质。如今事已至此,莲花荡也不存在了,你又何必冤冤相报呢。”

    黄薇寒霜满面,似乎比冬日的冰雪还冷上几分,江流不由自主退了一步。黄薇盯着江流,冷笑道:“你这是在教训我吗?”

    江流连忙摆手,道:“不敢,不敢,我只是给你一些建议。”忽的想起另一件事情来,“你山寨已毁,无一兵一卒,朱友珪还愿和你合作吗?”

    “你以为我这身打扮是为了好玩吗?”黄薇脸色稍有和缓,继续道:“朱友珪正在派人追杀我。”https://www.bqg3.com/5_5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