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凤鸣在山 > 第65章 驿旅客逢花间酒(三)

第65章 驿旅客逢花间酒(三)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黑白双煞对望一眼,心中均想:“原来这个人是趋炎附势之辈,亏我们还当他是朋友,真是高看他啦。”都起了鄙夷之心,杨冰还冷冷哼了一声,到座位上径自坐下。江流知道黑白双煞心中不快,对着他俩微微一笑。

    黑白双煞别过脸去,不去看江流,却哪里知道江流的心思。原来江流前几日来汴州途中,偶然听到有路人议论,说朱温的几个儿子之间互不和睦,尤其事三子朱友珪和四子朱友贞两人,势若水火。

    江流被海仁义陷害,差点被朱友贞生煮,心中既恨海仁义,又恨朱友贞。而王秀玉也投入了朱友贞的怀抱,更是让他大为伤心。他虽不是睚眦必报之徒,可是若不出了这口恶气,也枉自为人。这时见了朱友珪,便想这是一个绝好机会,若能和他结识,借他之手,当有望报仇雪恨。

    朱友珪缓缓站起身来,哈哈笑道:“这位公子怎么称呼?”

    江流向朱友珪行了一礼,笑道:“在下姓江,单名一个流字。”

    “哦,江公子你好。”朱友珪微笑点头,复又看向黑白双煞,问道:“这两位是公子的朋友吧,请问高姓大名?”

    黑白双煞默然不语,似是不愿回答。江流可不愿冷落了这位王爷,一旁答道:“小三王爷,这两个人在江湖上可是大大有名的人物,人送外号黑白双煞,这一位名叫杨冰,那一位呢唤作牛汉。”

    廷谔听江流自报家门之时,脸上已微微变色,此刻又听另两位乃是黑白双煞,赶忙向朱友珪走近两步,在他耳边低声轻语。

    朱友珪先是惊愕,少顷眼中异彩连闪,待廷谔说完之后,他抚掌笑曰:“原来三位都是江湖声名鹊起的少年英豪,小王今日有幸,得见三位的风采。真是好极,好极啊!”

    黑白双煞正襟危坐,正眼也不去瞧朱友珪一眼。朱友珪看在眼里,心中微微不快,脸上却是堆满了笑容。江流拱手道:“王爷谬赞了,在下行走江湖不久,要学的还有很多。”

    朱友珪点头赞道:“江少侠武功高强,却难得如此谦逊。”他伸手指向旁边的廷谔,又说道:“这位是我府上的总管冯廷谔,大家以后多亲近亲近。”

    两人互相行了一礼,江流只觉得“冯廷谔”这名字极其相熟。陡然想起,王秀玉的舅舅不就叫冯廷谔么?只是不知他到底是不是王秀玉的舅舅,想要询问,又觉得大庭广众之下,不大合适,便住口不言。

    冯廷谔见他欲言又止,笑道:“江少侠,我家主上求贤若渴,广纳天下英豪。少侠和两位朋友若有意成就一番事业,不若来我们王爷的求贤居,大家一起努力,何愁大事不成?”

    江流心中暗喜,这个朱友珪想招揽自己,这正合了自己心意。黑白双煞看江流面有喜色,似有允意,均想:“这人若去做朱友珪的门客,怎能带我们去寻姑姑?”

    牛汉连忙站起身来,向朱友珪道:“抱歉抱歉,我等兄弟三人还有要事,着急赶路,王爷的好意我们心领啦。”转头又向江流道:“江兄弟,咱们即刻走吧。”

    冯廷谔见黑白双煞全然不把自己主上放在眼里,勃然大怒,道:“哼,黑白双煞,识时务者为俊杰。阁下要走,那也可以,只不过你们砸烂我们桌椅,又伤我手下,你们如何交待?”

    杨冰呼的站起来,骂道:“妈的,你要何交待?要再打一架么?”他本已有了七分醉意,说话也毫无顾忌:“哼,你们就是一起上,老子也不怕。”

    众侍卫一齐喝道:“王爷面前,休得放肆!”杨冰却只哈哈狂笑,道:“我放肆又奈如何?”

    冯廷谔气的脸色发青,冷笑道:“白煞,今日若不赔礼道歉,你休想活着走出这家店门。”此话一出,几个侍卫立刻抢出,将江流三人团团围住。

    江流眼见双方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心想:“这架打起来,于谁都没有好处。”他往前一步,向朱友珪作了一揖,笑道:“朱三王爷,我这两个兄弟酒喝多啦,您大人有大量,别和他们一般见识。”

    杨冰怒道:“谁说我喝多了,你这臭小子……”话至此处,听见江流附在他耳边说道:“你别说话,一切听我的,否则我可不带你们去找姑姑。”杨冰怔住,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去。

    旁边牛汉连忙扯了扯杨冰的衣袖,道:“大白,稍安勿躁。”杨冰也真怕江流不带路,立时紧紧闭上嘴巴,一声不吭。

    江流的声音极低,朱友珪他们什么也没听到,只见江流悄悄说了几句话,黑白双煞就乖乖不动,一句话也不再说,心中均感奇怪。

    朱友珪心想:“黑白双煞似是极听这个江流的话,我若能将他招至门下,说不得黑白双煞也会跟来,可大大增加我的实力。”一面想,一面微笑道:“江少侠言重了,黑白双侠是性情中人,和我性格相投,我甚是欢喜。小王我欢迎大家到我府上作客。”

    一旁的冯廷谔十分不解,主上本是睚眦必报的主儿,怎的今日转了性,如此宽宏大量?转念一想,才想到主上是见他们武功高强,想招至麾下。正想间,就听见朱友珪向冷声道:“廷谔,怎么如此对待客人?还不让他们速速退下!”

    冯廷谔忙道:“是,主上!”朝围住江流等人的侍卫挥手,让他们退下。

    江流看朱友珪自始至终,脸上一直带着笑容,心中暗赞,想道:“朱友珪恢廓大度,心胸开阔,果然是能成大事的人物。嗯,他的求贤居也不能就去,省得他小瞧了我。”当下答道:“多谢王爷赏识,今日我们兄弟还有要事,等过几日必登门拜访。”

    朱友珪道:“三位英雄若有什么难处,尽管开口,小王自当全力帮忙。”

    江流摆手道:“一点私事,不能麻烦王爷。”

    朱友珪哈哈笑道:“好,好!汴州城内,无人不知小王的求贤居,等三位事毕,请一定光临本府。”

    江流笑道:“一言为定。”杨冰早已等的不耐烦,插口道:“要走快走,别耽搁了时辰。”江流向朱友珪施礼辞别,和黑白双煞一起离开酒店,继续前行。

    待江流等人走后,冯廷谔向朱友珪道:“主上,江流这人似还可以,黑白双煞不识抬举,恐难为我用啊。”

    朱友珪举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冷笑道:“若不归我有,留着还有何用,当可尽杀之!”https://www.bqg3.com/5_5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