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凤鸣在山 > 第23章 阴谋阳计见人心(4)

第23章 阴谋阳计见人心(4)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江流早就暗暗戒备,身形向后一滑,移出三尺,堪堪避过这一剑。萧猛身形暴起,冲向江流,手中长剑仍是指向江流咽喉。江流辗转腾挪,连避几次,萧猛的剑却始终离他咽喉前三寸左右。江流心中大惊,他常年待在谷中,纵横攀爬,轻功原是他最得意的功夫,可是他现在竭尽全力,仍躲不开这夺命的一剑。他的轻功身法已施展到极致,但那长剑却如附骨之疽,紧追不舍。

    江流知道,时间拖得越久,与他越是不利,蓦地他心一横,决定拼死一搏。他凌空跃起,左脚踏在大厅中间的八仙桌上一侧,身体向上急速弹起,然后再从空中疾扑向萧猛。众人看得心惊,均想,这小子是不要命了么,把身体往剑锋上送?忽听得“嚓”的一声,长剑入鞘,原来江流竟然用剑鞘套住了萧猛的长剑。

    这一招极其凶险,不仅需要极大的胆量,更是对江流的判断力的极大考验,稍有偏差,长剑便会透胸而过,虽是敌人,众人也不禁为江流暗暗喝彩。江流一招得手,借下扑之力,飞起右脚踢向萧猛的胸膛。萧猛冷哼一声,侧身避过,左掌一式“犀牛望月”击出,“砰”的一声击在江流胸膛,天罡气透掌而出,江流忙催内力抵挡,却哪里抵挡得了天罡真气,只觉得胸口一甜,身子如断线般飞起,甫一落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忽听厅门处有人“哎吆”叫了一声,众人转眼看去,却是王秀玉。原来王秀玉见江流又进入前厅,不自觉也跟了进来,众人只顾着看场中战况,并未留意到她。这时,她见江流被打的吐血,忍不住惊叫出声。

    朱友文又看到这个美丽姑娘,心中说不出的欢喜,顿时觉得也不怎么害怕了,朝她招招手道:“姑娘,那里危险,到我这里来。”王秀玉怔了一下,便走了过去,却又忍不住看了两眼江流,见他坐倒在地,双手抚胸,表情极是痛苦,显然受伤不轻。

    萧猛站在江流身前,冷冷的看着他,道:“你叫江流?”

    江流五脏六腑被萧猛内力震伤,受伤极重,他勉强忍住胸中剧痛,怡然不惧道:“不错,我就是江流。”

    萧猛眼里精光爆闪,喝道:“你和唐云锦是什么关系?你来这里有何目的?”十年前,萧猛出谷后又派人去了一趟药庐,药庐被烧毁,自然一点收获也没有。萧猛认定唐云锦当年拿走毒经,杀死了白衣小童江流,火烧药庐。现在既然江流没死,那定是被唐云锦掳走了,说不得江流就是奉唐云昭之命而来,所以才有此问。

    江流摇摇头,猛地又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如纸。

    萧猛冷哼一声,转向王秀玉道:“王姑娘,你确定见过我二哥吗?”

    王秀玉看他似凶神恶煞般盯着自己,心下立刻就慌了,她低下头,轻声道:“萧左护法,我……我没有见过你的二哥。”当下把自己一家的遭遇如实讲了一遍,又说自己受了江流胁迫,所以才说假话。江流见她果真将事情全推到自己身上,虽然是自己教她这么做的,也免不了心中微微一痛。朱友文轻轻将王秀玉的手握住,王秀玉想将手缩回来,朱友文却握得更紧了些,对她道:“王姑娘孤苦伶仃,跟我一起回汴州找你舅舅可好?”

    周围有这么多人看着,王秀玉觉得不好意思,用力一挣将手缩了回来,行了一礼道:“多谢小四王爷关心,秀玉感激不尽。”

    萧猛不再理会王秀玉,从掉落的剑鞘中拔出长剑,指向江流,喝道:“快说,否则我立刻杀了你。”

    江流深受重伤,王秀玉开始还瞧她几眼,后来和朱友文谈笑风生,背对了他,竟不再看他一眼。江流自小和周俊相依为命,极少与外人接触,出谷之后屡遭凶险,除了张溱溱、叶流尘外,几乎没遇到好人。自从救了王秀玉后,虽然只相处了不到一日一夜,但觉得她兰心蕙质,善解人意,他竟然不自觉的喜欢上她,已经把她当做了至亲之人。所以在厢房内为了保全她,才会让她把事情都推给自己,如今王秀玉连看都不再看他一眼,他心中之痛,竟似比萧猛打的那一掌还要重些。他心中反反复复念着一句话:“她竟然都不肯转过身来看我一眼。”萧猛说了什么话,他全然听不见,眼睛直勾勾盯着王秀玉的背影,蓦地又呕出一口血出来,竟然晕死过去了。

    萧猛冷笑一声,挥剑砍下,剑锋几乎已经到了江流脖颈,却突然停住。他想了想,掷剑于地,叫萧志过来,在他耳旁轻轻说了几句话。随后萧志喊了几个黑衣武士过来,将江流拖了出去。

    王秀玉眼睁睁看着江流被拖走,身子软绵绵的,地上一大堆血迹,估计不能活了。江流终归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心中一酸,泪珠止不住掉了下来,心里默念道:“江大哥,你可别怪我。我只是一个柔弱女子,实在无力救你,你一路走好吧。”

    朱友文见王秀玉落泪,关切的问道:“王姑娘,你怎么啦?”

    王秀玉轻轻拭去泪水,道:“没什么,我又想起死去的爹娘了。”

    朱友文有心讨好她,朝江南三鬼瞪瞪眼,道:“是不是你们几个将王姑娘绑了扔在轿子里的?还不赶紧向王姑娘赔礼道歉。”

    江南四鬼不敢得罪朱友文,韩方集朝刘延吉、马忠计使一个眼色,三人齐向王秀玉抱拳施礼道:“我等有眼无珠,冒犯了王姑娘,请王姑娘恕罪。”

    王秀玉微微点头,心道:“小四王爷原来这么厉害,连这几个大恶人都这么怕他,我如果有这样的靠山,以后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了。”这样一想,对朱友文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对他笑了一笑。朱友文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么美的笑容,突然间感觉大厅里都明亮了许多,真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他整个人一下子就呆住了。

    正在此时,外面突然奔入一个黑衣武士,朝萧猛拜曰:“禀左护法,外面有人送来一封信,要您亲启。”说罢,将书信呈上。

    萧猛“哦”了一声,打开书信,只看了一眼,脸色突变,急问那个黑衣弟子:“送信之人何在?”

    黑衣弟子道:“那人将信放下,转身就走,我们几个兄弟赶紧去追,但那人身法极快,很快就不见了人影。”

    萧猛一脚将他踢倒,大怒喝道:“一群废物,滚出去。”摆手让黑衣弟子退下。

    萧志在旁看萧猛脸色不对,赶忙问道:“左护法,信上说什么?”

    萧猛脸色铁青,冷冷道:“我侄子萧从武被绑架了!”https://www.bqg3.com/5_5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