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随机做梦变成龙 > 第27章 字出惊鬼神

第27章 字出惊鬼神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洗墨池的池水,因为常年的洗墨笔跟砚台,早就漆黑如墨。

    别说池水,就是池壁,又或者池边的花草树木,都有丝丝墨迹。

    陈龙全身心的在写字,洗墨池中的池水滚汤似的翻滚起来,其中墨色,更是朝着陈龙所写的字汇聚过去。

    一条一条墨影,犹如池中游鱼,一条条,一群群就跟水墨画卷组成的丹青画面,活了过来。

    其中似有墨色游鱼,欲跃水面而出,鱼跃龙门,成墨色黑龙,化龙而去。

    此间变化,有陈龙敕令音影响,亦有他体内龙气所牵引,显化神异而出。

    陆明在一旁看呆了,在他的人生中,从未见过如此之事,哪怕城外赤螭龙梦之内,他虽然也听说自己被拉入了螭蛟之梦。

    但经历过的事情,不过是在嬴府之内,跟个娇滴滴的小娘子,嬴梦姬喜结连理,拜过堂罢了。

    螭蛟如何?是何模样?如何神异?却是一慨不知。

    别说陆明这个书生主角,就是当时的城隍阴司鬼差谢无用,亦是并无目睹赤螭真身,只是后来听陈龙所言,地下千六百丈,潜伏赤螭于地。

    此时神异场景,出现在陈龙的笔下,墨色的池水翻滚,细看之下会发现,并不是池水翻滚,而是其中不知道融合了多久的墨在游动,好像里面的墨,身具灵性,有了生命,在池水方圆三丈区域内,游龙入海,翱翔九霄,突破洗墨池天地。

    那片天地看似很小,其中墨色却可化万物,也能够凝聚成众生。

    然而,此时靠近最上面的水面,陈龙笔尖,所触的地方,却犹如远古大神,手执神笔,写天宪,字出法随,整个天地,都随着他的笔尖,而风云变幻,沧海桑田,俱都听随调遣,朝着他笔尖划过的痕迹,凝聚成字。

    一笔落,笔走龙蛇,时时只见龙蛇走,左盘右蹙旭惊电。

    一气呵成,三种笔法,楷、行、草三体,写就一歌,曰:正气歌。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一朝蒙雾露,分作沟中瘠。如此再寒暑,百疠自辟易……阴阳不能贼。顾此耿耿存,仰视浮云白……古道照颜色。”

    除却旧有世界名人典故更替外,陈龙却是一字不差写就,以情景为要点,融三种笔法,一一写出。

    陆明眼见墨色池水凝聚成一篇,呢喃起来,额头生汗,青筋乍起,骚到痒出,喜怒于形,变幻不止。

    陈龙写完收笔,酝酿良久,观看此间世界书帖或轶事典籍多日,临摹书写,又在池边酝酿良久,引一点灵机于笔尖,书写而成篇幅,岂能太差,更别说其中内容,千古流传。

    笔停,天地感召,洗墨池之内,似有龙吟,有墨色游鱼欲破池而出,墨色龙影窜起米许多高,最后,在虚空之中发出龙吟,回转正气歌篇章之内,化作古道照颜色之最后的句点,盘旋潜藏于此。

    洗墨池周围,更是如繁华盛开,墨香扑鼻。

    这是在现实,也就是陆明眼中所能够看到的画面跟闻到的,而且能感受其中有一股,纯正博大而又刚强之气,扑面而来。

    随着呢喃,陆明眼中,完全被眼前的正气歌所折服,那种天地之间的凛然正气,深深的震慑他的心弦。

    呢喃着,就读出声来,紧接着,又唱起来,最后,歌以吼之。

    随着吼声,他所经历过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却历历在目,不断的浮现的在他的脑海,明晰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以及被愚昧了的本心,去其蒙尘,通气透亮,体表生光,浩然正气,应激而出。

    陈龙见得陆明沉醉于正气歌之中,时而坚毅,时而淡漠,时而锁眉,时而轻笑,时而叹息,时而疯狂,时而狂热似火,时而沮丧垂头……就好像,正在经历,他的一生,回顾他年轻的生命,所感所悟,更深一层。

    “陈师!”

    陆明睁开眼睛,就见陈龙一脸善意的笑容,站在洗墨池一旁,对他恭敬作揖,弯腰致谢,他感觉此时此刻,神清气爽,一股若有若无的蒙蔽灵觉的雾气,俱都烟消云散。

    浩然正气激发而出,自然能助读书人固守本心,明心见性,让陆明感觉好像犹如新生。

    此前之所以并无如此巨大的感觉,他说起来,从小到大亦算是个读书种子,天赋异禀之人物,一直都机灵聪慧,其心蒙尘犹未知,直到失去,方知可贵。

    今时今日方知我是我,真正勘破阻挡在他面前的迷雾,顿悟生气,浩然正气放光明。

    “哈哈,我可不敢为师,如你所言,我和你,不过是同道中人,走过一程罢了。”

    陈龙大笑出声,将陆明所说的话,还给他。

    闻听此言,陆明亦是大笑出声,心知陈龙之洒脱,也不矫情,“得此佳友,今日当浮一太白”

    “哈哈,好,今日尽饮。”

    陈龙也是笑起来,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一起去喝个小酒。

    他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条件所限,还从没有喝过这里的酒。

    今日,就开荤了。

    陈龙跟陆明一起去喝酒了,然而他笔书正气放光明,阴司所在江城城隍法界之内,一道墨色龙影无中生有,自鹿鸣书馆所在,腾空而起,欲上九天。

    诗出惊鬼神,阴司城隍法界有异象。

    鹿鸣书馆更是大放光芒,映照出墨龙升天,非邪祟,江城隍正烦忧赤螭之事,螭蛟潜藏地下千六百丈地下,不知其深浅。

    以此前嬴府手段,虽知其非邪祟,然螭蛟走蛟,不得不防,诸般手段却拿对方没有丝毫的办法。

    也就在今天,又在城中城隍阴司法域范围之内,又有神异之事发生,且大放光明,其中更是纯正博大而又刚强,中正平和,“难道有圣人出世不成?来人,去查。”

    江城隍一声令下,自有阴司巡游去调查,不一会,就明白发生在鹿鸣书馆的事情,其中更是言说,“洗墨池内水通透纯净,满池生香,只留一篇章凝而不散在其中,正气歌,天地……”

    阴司日巡游将事情的经过,以及洗墨池所见所闻,一一述说,又将正气歌内容,报以城隍。

    “快,让文判来此,寻陈龙阴册过来。”

    江城隍在城隍法域大殿正中的座位坐下,耐心等待文判官的到来,不久,文判官到来,他心中早有计较,就率先开口:“将陈龙之阴册,尽数送去予他。”

    “大人,阴册记载其人善恶祸福,生老病死之事,岂可轻易送人,这……”

    “此子非常人,似落凡谪仙,我等守护城池,管生人亡灵,奖善罚恶,生死祸福,邪祟之事,阴册所述,已然无用,七日前赤螭之事,我等束手无策,今日又发浩然正气,恐有圣人出,我等岂能管到他?”

    “这……”

    文判官听到江城隍的话,也反应过来,心知城隍有意交好,更加看重陈龙,就不再迟疑,应诺去处理公事。

    江城隍见得属下离去,却有一言,未能尽述,“恐怕跟前段时间,寒山堕龙之事,与他也不无关联,不管如何,观此子行为举止有度,却非恶人,应多加交好。”https://www.bqg3.com/20_2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