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佬穿越失败了 > 第0005章 我看他的样子只是平平无奇

第0005章 我看他的样子只是平平无奇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岔路曲径旁,火红的秋樱肆无忌惮的盛开着,让人忘却季节。

    甩掉中山彩,林奇夺路而逃,直到四下无人,仍觉惊魂未定。

    想不到平平无奇的三年修行生涯,临近尾声却炸出一道惊雷!

    和中山彩这种级别的女人扯上关系,让林奇虚荣心得到满足的同时,又感受到致命的危险。

    超凡时代,天赋为尊,力量为王。

    月城中山家的力量远超林奇想象。

    正如中山彩所言,林奇光天化日之下撞凶中山家的二小姐,被其气急误杀,对方最多象征性的劳改几天就能出来,而自己父母却要承受丧子之痛。

    超凡世界,所谓的公平只是假象。

    当然,从中山学姐的行为逻辑看,她也不是真的想杀自己,否则自己可能已经跪了,但林奇就这么一琢磨,就觉得得背脊发凉。

    强者恒强,弱者从来都只是炮灰。

    紧攥着战书副本,林奇直觉心累。

    这贼老天,穿越不给系统就算了,还让我被病娇女给缠上……

    老爸,这就是你所谓的天鹅肉吗!

    在林奇看来,中山学姐也许真有可能会放水,可涉及到自己的眼睛,他无法承担猜错的风险。

    就算自己被放水过关,娶了沉溺小说世界的中山彩,可如果哪一天她清醒了,自己还有活路?

    作为一个没有靠山的素人穿越者,林奇必须谨慎。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我的修行生涯到此为止了。

    这样想着,林奇也不准备去上课了,直接跑向了后山的宿舍楼。

    准备回宿舍收拾东西跑路。

    结果……

    半路遇到了陆有为。

    这家伙像肉山一样拦在小路上,笑嘻嘻的转着车钥匙,看样子,好像特地在这等着林奇一样。

    林奇心想,这家伙该不会是听说我要签他的名字,特地来道谢吧?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就当没看见陆有为,林奇直接绕过身去,不想耽误哪怕一秒钟时间。

    陆有为突然伸手拽住林奇。

    “你不上课在这干嘛呢?”

    “我还问你呢!”

    “我刚送班长去二年级,一路上多聊了几句,回来就迟到了,往教室里瞄了一眼,居然是超凶姐的课,刚好你也不在,我干脆等你一起迟到……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超凶姐的课?”

    林奇两脚一软。

    “这是要死啊!”

    一道面善心黑的身影在脑中闪现,林奇一言不发,转身走向教室。

    .

    超凶姐是江院的草药学首席教授,本名叫一朝雪(zhao),名字很少见,人更是妖孽,因其面暖心黑的教学作风得名超凶姐。

    才二十出头的年纪,就已经是七阶超凡者,位列宗师之境,对草药学有着深的造诣,不光江南,在全球都享有盛名。

    论外形更是端庄可爱,笑容温暖,与中山彩并称江院双娇。

    然而与拥有海量粉丝的中山学姐相比,江院学生对超凶姐早已是谈凶色变,闻雪丧胆,谁也没有瞻仰超凶姐的胆量。

    超凶姐的草药课,都是全年级一起上的大课,迟到要在门外站一天,迟到半小时按挂科计算,翘课的话直接关禁闭。

    更有传说,她会制造无色无味的毒药来让学生按时上课,专心听讲……

    正因如此,之前被中山彩缠住时,林奇才谎称要上超凶姐的课,求她放过,不想一言成谶,竟然真要上超凶姐的课。

    林奇觉得如果自己翘超凶姐课跑路的话,很可能走不出江南。

    好在约战时间是十日之后,上完超凶姐的课,跑路还来得及。

    和陆有为快步走在校园阔路上,林奇行色匆匆,不解的问道。

    “我记得课程表写的是剑法课,怎么突然改成草药课了?”

    “超凶姐改个课还得通知你吗?”

    “你走慢点,我们已经迟到了,但距离迟到半个小时还早呢,好好酝酿一个理由,以免被超凶姐针对。”

    陆有为身材大只,心思倒是缜密。

    “刚才我听说中山学姐遇到了小说里的北悬仙尊,缠着人要约战呢,你迟到是因为在看热闹吧,这是个不错的理由,说说具体情况。”

    “别提了,我就是那个倒霉催的北悬仙尊,上完这节超凶姐的课,我就办退学了。”

    “什么?”

    林奇大致解释了几句。

    陆有为突然一脚飞踹。

    林奇一让,陆有为一脚踹空,踉跄着差点吃了个狗啃屎,爬起来还想踹个第二脚,闷声嚷嚷着。

    “老子叫你装逼!”

    在陆有为看来,同样的修为,身为富二代的他还得去舔一个超凡二阶身材平平的叶茗茗,你一个穷逼却能被校花反舔,不惜约战以身相许……

    陆有为的择偶观受到极大冲击。

    交朋友不就是为了互相装逼吗?

    你这样还怎么一起愉快的玩耍?

    林奇可没那么乐观。

    “你不明白的,中山学姐疯了。”

    “不疯能看上你?”

    陆有为呛了一句,以发泄胸中不平,但很快又分析道。

    “我看学姐肯定受过情伤,落了病根,才写小说抒怀,里面情节也许就是根据她的经历魔改的——这北悬仙尊有七个徒弟,原型也许就是月城某个老师,和你长的像,后来不幸挂了,她才把你当成了他……”

    北悬仙尊还有七个徒弟?

    我咋没听说呢?

    林奇忽然停步。

    “你到底还是看了小说?”

    “咳咳。”

    “谁说的中山学姐太过遥远,自然不会傻到去看小说?”

    “你不说我,我不说你,扯平。”

    陆有为连忙开脱,又舔着脸道:

    “总之,中山学姐真看上你了,说什么战书,其实就是抹不开面子,到时候随便放水不就成了吗,待事成之后我和学姐闺蜜卫宫清秀的事就交给你了。”

    “滚。”

    ……

    二人赶到一年级大班教室的时候,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有本班的熟面孔,也有外班同学,一个个背靠着墙壁,手捧着书本,死死盯着林奇,不发一言。

    看来都是刚才看热闹的吃瓜群众,被超凶姐抓个正着。

    林奇倒也没什么压力,反正这事中山学姐全责,他也是受害者。

    快步走过人墙,林奇和陆有为笔直的站在门前,低声喊了句报道,马上低下头去,不敢看讲台上的超凶姐。

    超凶姐似乎没有听见,继续讲课。

    林奇二人心领神会,各自掏出课本,默默的走向人墙末尾。

    没意外发生,林奇稍稍松了口气。

    捧书站在墙边。

    秋风习习,梧桐幽幽,听着柔软的讲课声从教室里娓娓传出,林奇感觉时间突然变得很慢很慢。

    以前上课时没在意,现在站在教室外,林奇才猛的发现——原来超凶姐的声音这么好听,像穿过玻璃天穹撒下的和煦秋光。

    林奇忽然有些不舍。

    高木掩映、错落有致的教学楼,亭亭如盖、不见天日的四季梧桐,没有约束、自由生长的路边小花园,各种姿势秀出造型的学长学姐……

    要离开了啊。

    正伤感时,陆有为碰碰他的肩膀,提醒他有人来了。

    林奇回过神,发现几个高年级学长穿着裁剪时髦的西装,手插口袋,腰挂黑剑,一路凹着造型,像是走红地毯一样晃悠到了教室门口。

    为首的是一个高个型男,潇洒的背头有点像小栗旬。

    远远指着林奇,朝一旁前来打报告的吃瓜群众问道。

    “你确定就是他?”

    “就是他。”

    “有没有搞错啊?我看他的样子只是平平无奇,没什么特别之处。”

    “所以才说中山学姐魔怔了啊!”

    “我懂了。”

    背头男把几根乱发往后脑一撸,语气突然中二起来。

    “中山学妹的理智由我来守护。”https://www.bqg3.com/20_20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