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凤鸣在山 > 第166章 救人于水火之中(二)

第166章 救人于水火之中(二)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这正戳中了龙啸天的痛处,他心中热血一阵上涌,是啊,信诺值几个钱?信诺有什么用?难不成能让诸葛羽再活过来,还是能让他失去的红货和地图能失而复得?

    他心里冷笑几声,自从他接掌天魔门魔尊之位后,励精图治。天魔门在他的努力下,渐渐搏出了一些名声。五年前东进中原是龙啸天的一大图谋,他本想借朱友珪和其母亲营姬的势力在中原搅起大风大浪,以便浑水摸鱼。

    可惜的是海仁义办事不利,最终导致功败垂成。铩羽而归之后,营姬不再信任龙啸天。龙啸天便返回天山,留诸葛羽做朱友贞的师父,视为耳目。

    回到天魔门后,龙啸天发奋苦练魔功,三年前大成。自此便狂妄不可一世,在域外屡次挑起事端。一次外出与西王母宫的宫主杨回发生冲突,两人大战一场。龙啸天魔功虽强,也不是杨回的对手,被杨回的“逆轮转功”震伤内腑,恰好被风妩所救。

    到这个时候,龙啸天才知道世上还有西王母宫和月宫这两个神秘门派。而百余年前,帮助天魔门在天山扎下根的正是月宫的前辈。所以感恩戴德之下,龙啸天就将天魔门的三枚“黑铁令”送给风妩,并说“如有所请,定如所愿”。

    自从中了“逆轮转功”以后,龙啸天的性情开始慢慢发生变化,越来越像是一个女子,变得越来越喜欢红装和胭脂水粉,也越来越喜怒无常。常常为了一件小事杀人,天魔门的弟子也不知有多少人冤死在他的手下。

    后来龙啸天干脆自宫,剃掉了胡须,声音也发生变化。再后来他变得尤其喜欢男人,便把几个小妾杀了,找些精壮的汉子来陪他。但过几天他就腻了,把这些汉子杀了,然后再找些新的壮汉。

    变成不男不女的样子后,他的武功不但没有退步,反而更加精进了。连他的大徒弟林乘云也受他的影响,颇有女子的阴柔。可是龙啸天痛恨这样的身份,他多么希望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女儿身,那可就好了。

    “黑铁令”是天魔门世代相传的信物,具有无上的权威。掌门发出去“黑铁令”,必须要由本人来收回。看着白使者手中的黑铁令,龙啸天眼中杀机顿生。他想:“我杀了这个白使者和江流,世间能有谁知道?不行就把这屋里的人全杀了灭口。这岂不是既能报仇,又能保持黑铁令威严的好办法?”

    白使者和龙啸天的眼光一对视,心中咯噔一下,知道他起了杀机,朗声道:“魔尊,如果你相信我们。给我们三个月时间,我们定当找出真正的凶手。三月时间过后,如我们找不出真正的凶手,自会将江流送还给你。你看如何?”

    若非万难两全,龙啸天也不愿意得罪月宫,他眼中的杀机渐渐消散。海仁义见状,忙道:“师兄莫让听他胡扯,杀人凶手定是江流,万万不可放过!”

    龙啸天冷冷的瞪他一眼,转向白使者,道:“此话当真?”

    “当真,若不能找出杀害诸葛先生的真凶。那么江流自然还是杀人凶手,我们定当完璧归赵。”

    “好,人你带走吧!”龙啸天道,“记住,只有三个月的期限。”

    就这样,江流被白使者带走了,龙啸天也并没有阻拦。临走时,江流对海仁义道:“有朝一日,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海仁义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一笑,笑容中似乎有些许的苦涩。

    一路上江流不停的向白使者问话,他想知道风语在哪里,为何要救了自己,又为何要借走乌八音的神奇小猪,他还对白使者的身份很感兴趣。

    可是白使者好像突然成了哑巴,一句话也不说。直到最后,江流生气的说道:“你若再不回答我,我就和你再见,以后再也不见。”

    白使者这时才悠悠开口,只说了两个字:“到了!”

    果然,眼前是一座大宅,院子里火光熊熊,在黑夜里亮如白昼。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里面鱼贯走出一群人,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风语,还是打扮成中年文士的样子。后面的人有老有少,大多穿着黑色夜行衣。

    一个瘦小的绿色人影窜了出来,直奔向白使者,叫道:“白叔叔,可抓到海仁义那大坏蛋了。”江流仔细一看,这个人正是风绿。

    白使者苦笑一声,道:“没有,不过我把他带来了。”风绿这才看到江流,惊喜道:“江公子,你好,多谢你救命之恩。”说完施了一礼。

    江流见她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心中也为她高兴,忙道:“风绿姑娘,很高兴见到你。”

    风语也已看到了江流,微笑点头。再看看白使者,白使者行礼道:“风语尊主,属下自作主张了。”

    风语微笑道:“白叔叔,不用自责。你能这样做,绿儿肯定也会很高兴。”原来她一看到江流和白使者,就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风绿不明所以,道:“白叔叔你做了什么事?我为什么会很高兴。”白使者道:“我没有将海仁义带来,却失去了四尊主唯一的一支黑铁令,把……”他本来想说,“把江流江公子带回来了。”

    风语赶忙打断他的话,道:“白叔叔,你不要说了……”又转向风绿道:“绿儿,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风绿走过来,风语附耳低声说了几句话,风绿先是微微一怔,然后不停的点头。风雨说完后,风绿对白使者道:“白叔叔,事情原委我已知道了,绿儿要谢谢你。”

    白使者摆手道:“这个可不敢当。”

    江流感到莫名其妙,风绿这个“谢谢”是什么意思?又看到风绿脸上毫无笑容,似乎很是失望。仔细一想,这才明白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白使者确实是风语派去找龙啸天要人的,不过他们要的人不是江流,而是海仁义。白使者到了之后,发现他被龙啸天抓住,才临时改变了主意,将江流救下。而风语打断白使者的话,其实是不想让江流知道事情的真相,免得心里内疚。

    江流暗暗感叹,这个风语真的是善解人意。正想间,风语对他说道:“夜已深了,你今晚就在此处歇息歇息。”转身唤道:“李管家,你出来一下。”

    人群中走出一个清瘦的老者,向风语施礼道:“尊主请吩咐!”

    风语道:“你把江公子的住处安排一下,派人好好服侍。”https://www.bqg3.com/5_5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