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凤鸣在山 > 第123章 遭陷害百口莫辩

第123章 遭陷害百口莫辩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江流一面抱住明心软绵绵的身体,一面凝神去看那人影。这才看清楚,那人影是个黑衣的蒙面人,他冷眼看了江流一眼,飞身跃起,右脚在香案上轻轻一点,用手扳住大殿墙角的气窗,身体一翻,已不见了踪影。

    看到黑衣人逃走,江流稍稍放下心来,转眼去看明心,只见她脸色苍白,眼帘紧闭,呼吸急促,想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江流正待呼喊门外守候的弟子,忽听到几声娇喝,门外冲进来几个九华派弟子,各执着明晃晃的长剑,白玉竟然也在其中。江流忙道:“谁带着还神丹,快拿来,明心掌门受了重伤。”

    几个弟子面面相觑,领头的是个年龄三十左右的道姑。她手指江流,怒喝道:“无耻贼子,我刚刚亲眼看到你一掌打在掌门身上,现在又假惺惺做好人,想蒙骗过关么。”又向旁边众弟子喊道:“大家一起上,快将他杀了,把师父抢过来。”

    众弟子齐声应诺,围了上来,就要动手。只是江流手里还抱着自己的师尊,不敢贸然出手。白玉似乎是将信将疑,面带怀疑之色。

    江流一怔,心想:“这不是冤枉我么。”气的一口老血就要喷出,大声嚷道:“别血口喷人,是有个黑衣人在背后袭击了贵派掌门,我刚过来查看情况,你们就进来了。”

    那道姑又嘿嘿冷笑:“哼,黑衣人在哪?”

    “他从气窗那里逃走了。”江流指着墙角的气孔道。

    “那气窗外面就是万丈悬崖,若是从那里逃跑不是找死么?”那道姑道,“我是第一个冲进殿来的,看的可是清清楚楚,就是你出手伤了我师尊,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你还敢狡辩吗?”

    江流心中一凛,想道:“这道姑口口声声说亲眼看到是我打伤了她师父,难道是想陷害我吗?”但事已至此,强辩也无意义,当下冷冷道:“贵掌门伤重,你是九华派的弟子,不着急救她,是要眼睁睁看着她么?”

    那道姑恼羞成怒,喝道:“你……”白玉急上前两步,拉住那道姑的手道:“二师姐,稍安勿躁,我们先看看师父伤势如何。”原来这个道姑就是白玉的二师姐白水,她狠狠的瞪了江流一眼,不再说话。

    白玉转向江流,冷冷道:“你快把师父交给我,我们来救治。”江流知道失去了明心这个护身符,九华派弟子再无顾忌,只怕瞬间大家一齐攻击,自己恐难抵挡。

    但又怕耽误了明心的治疗,她要是真死了,那真是百口莫辩了。这时候也只好点点头,将明心交给白玉,其它的九华弟子还是围住了江流,怕他趁机逃走。江流冷笑一声,自顾自坐倒在椅子上。

    看到明心脸色苍白,嘴边隐有血迹,脉搏微弱,白玉不由心中发酸,哭了起来。明心平时对她最是疼爱,如今却人事不省,她紧紧抱住了明心的身子,轻唤道:“师父,师父……”眼泪忍不住就落了下来。她喊了几声,并不见明心答应,就知道她伤势很重,忙从怀中取出两粒还神丹来,喂明心吃下。

    白水也赶紧凑过来,低声道:“小师妹,师父怎么样?没大碍吧?”

    “师父受了重伤,昏迷不醒,也不知何时能醒。”

    “那可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白水似乎松了一口气,恨恨道“来,我们杀了这小子给师父报仇。各位师妹们,动手吧!”

    “且慢!”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接着门外大踏步走进一个人来,正是明安师太。她先是急匆匆走到明心身边,察看她的伤势,然后着白玉和两个弟子将明心抬至她的房间,又拟了几味药,命人准备煎了给明心服用。

    白水早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三言两语告之明安,明安听后转向江流,沉吟半晌,才道:“江……江施主,你何故伤我派掌门?”她本来一直称呼江流为江少侠,不过眼前他是伤害掌门的嫌疑人,再称“少侠”自然不太合适。

    江流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白玉的师姐白水因何要陷害自己。这时听明安问他,便道:“师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贵派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杀人吗?”

    “何来欲加之罪?”白水道:“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你还要抵赖吗!”

    “都看得清清楚楚?”江流转向围着他的那几个九华派弟子,问道:“你们亲眼看到我打贵掌门吗?”

    众人一阵沉默,白水赶紧朝身边一个弟子递了个眼色,那弟子立刻开口,娇声道:“我跟在白师姐身后,理她最近,看地很清楚,就是你伤了掌门。”

    果然是陷害,江流不怒反笑,道:“很好,明心掌门很快就会醒来了,到时候问问,你们就知道是不是我了。”

    “很好。”明安接话道:“不过在掌门醒来之前,施主你要先委屈一下。”

    明安说的这个“委屈”还真不是客套话,在江流表明愿意配合之后,就被明安派人带到了九华派“戒律堂”地下的“牢房”。

    其实这个所谓的牢房其实就是就是九华派弟子面壁思过的小黑屋,平时有触犯派规和受罚的弟子,都被送达这个“牢房”了。

    随着“哐当”一声,门被锁上,牢房里立刻陷入了黑暗中。绕着江流功力深厚,在这黑暗中也看不清楚。

    既然出不去,江流静下心来,仔细推敲这个事情细节,想了半天,隐约间掌握了一些线索。白水肯定是在陷害自己,她的目的呢?是不是为了掩护那个逃走的黑衣人?而那个逃走的黑衣人,应该对地形特别熟悉,所以才会轻松逃脱。

    那么也就是说,黑衣人和白水是认识的,那他们是不是想杀死明心?可如果这样,刚刚明心还没死,为何在自己转回的时候,黑衣人就不再出手,突然逃跑呢?

    江流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黝黑寂静的牢房外突然出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声音很轻。那声音显然是奔着牢房来的,因为脚步声到房门口就停住了。https://www.bqg3.com/5_5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