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凤鸣在山 > 第17章 陌路相逢几多仇?(一)

第17章 陌路相逢几多仇?(一)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江流毕竟是个聪明人,最后想出一个好方法。两人先去陈州拜访张慧琴,然后再赶往汴州。送佛送到西,救人救到底,何况江流本来就对王秀玉心生好感,有她相陪,一路上也不会寂寞。

    王秀玉似乎也非常高兴,破涕而笑,这还是她自从家人罹难以来第一次露出笑容。江流看着她浅笑嫣然,心砰砰跳了起来,心里暗想:“王姑娘笑起来可真是好看。”

    “公子大恩大德不敢相忘,小女子日后必当重谢。”王秀玉道。她心中欢喜,不住手足舞蹈,如小女孩般跳来跳去。最后轻启朱唇,唱出一支小曲来:“

    妾本江南采莲女,君是江东学剑人。

    逢君游侠英雄日,值妾年华桃李春。

    年华灼灼艳桃李,结发簪花配君子。

    行逢楚汉正相持,辞家上马从君起。

    岁岁年年事征战,侍君帷幕损红颜。

    不惜罗衣沾马汗,不辞红粉著刀环。

    相期相许定关中,鸣銮鸣佩入秦宫。

    谁误四面楚歌起,果知五星汉道雄。

    天时人事有兴灭,智穷计屈心摧折。

    泽中马力先战疲,帐下蛾眉转消歇。

    君王是日无神彩,贱妾此时容貌改。

    拔山意气都已无,渡江面目今何在。

    终天隔地与君辞,恨似流波无息时。

    使妾本来不相识,岂见中途怀苦悲。”

    江流博览群书,知道这是诗人冯待征所写的《虞姬怨》,以虞姬的口吻叙述了虞姬与项羽相识、相爱、相随、相别的故事。此刻由王秀玉唱出来,前段活波清丽,后段却幽怨凄美,她的语调时缓时急,时高时低,又声声婉转,江流只听得如痴如醉。

    王秀玉唱罢良久,江流才从迷离的意境中清醒过来。王秀玉轻笑道:“江公子若想听,秀玉总有时间再唱给你听。”

    江流心中一暖,异样的情愫又蔓延开来,心想:“王姑娘若能时时陪着我,再唱两曲来听,那可好的很哪。”忽的心中一凛,又想:“义父托付的事情还未完成,怎能想这儿女情长之事。”忙提摄心神,道:“王姑娘,我们快些走吧。”

    王秀玉幽幽的看了江流一眼:“莫非公子不愿听秀玉唱的小曲么?”

    江流忙到:“愿意,当然愿意。姑娘的歌声婉转动听,江某听得心神皆醉,这个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估计五日也是绝不了了的。”

    王秀玉听得心中高兴,“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目光柔柔的落到了江流的脸上,看的江流面红耳赤,不知道如何回应这多情的目光。

    昨夜为了躲避江南四鬼,两人慌不择路,却离陈州更远了些。好在两人作伴,旅途甚是愉快,王秀玉外向多话,不多时就和江流熟络起来,慢慢的不再叫公子,改口叫“江大哥”,江流听了心里甚是高兴。

    王秀玉身体柔弱,走了没多久就要休息。两人一路上走走停停,行了近两个时辰也只走了十几里路。

    等两人转入官道,王秀玉已经累得娇喘吁吁,走不动了。江流在路边雇了辆马车,让王秀玉在车厢里休息,自己坐在车头同马夫聊天。

    赶车的马夫叫邵小福,十几岁就做赶马车的买卖,到现在已经三十多年了。是个老把式,马车在他手里行进的甚是平稳。

    正行间,忽然听到后面马蹄声大作,十几骑从后面冲了前来,马上尽是黑衣劲装的武士。这个官道并不算窄,两辆马车也能并行。可是如果骑马并行,除了这车,也只不过能容三四匹马而已。前面五骑本是并行,因避让马车,有两骑速度变慢了下来,让前面三骑先过。

    三骑过去,后面两骑拍马赶上,其中一人估计怨恨马车挡道,照着拉车的左边那匹马就抽了一鞭子。这一鞭力道极大,那马吃痛不已,带动另一匹拉车的马发力狂奔,跑的极快,转眼间就要冲撞到前面三骑中最右边那匹马。

    邵小福大惊失色,猛拉缰绳,他虽然是驭马老手,反应也很快,却也拦不住这发狂之马。在堪堪撞上之际,那马上武士猛然腾空跃起,再一飞身,落到发狂的马背上,拉住缰绳,大喝一声:“停”。

    狂马笼头被拉住,前蹄腾空,仰天嘶鸣不止,前进的脚步却硬生生止住了,马车晃了晃,终于也停下来。可是这个武士座下的马受到冲击惊吓,已跑的远了。那十几个黑衣武士勒马停住,团团围住了马车。

    江流暗叫一声糟糕,邵小福倒并不十分紧张,赶了这么多年马车,什么奇葩的事情他都遇过,何况这次本是黑衣武士一方有错在先。

    拉住狂马的武士,年约四十多岁,生得又肥又矮,脸色铁青,一双眼睛像是眯上了一般,只留了一条缝。他跳下马来,对着一个黑衣武士冷冷的道:“陆万元,你过来。”

    那个“路遇挡路,拔鞭相向”的武士,立刻从马上跳下,走了过来。他是个二十岁左右的俊秀年轻人,脸色黝黑,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紧张,说起话也有些结结巴巴:“徐……徐大哥,我……我……”。

    徐大哥怒道:“闭嘴!”陆万元立刻闭上了嘴巴,不敢说话。

    徐大哥转头望向邵小福,抱拳道:“陆兄弟惊了你的马。你看怎么处理才好?”

    马打也打了,何况对方的一匹马也被惊走,自己并没有什么损失,邵小福本着“吃亏是福”的原则,当然不会强人所难。其实他也不敢,对方这么多人,腰里不是挂着刀,就是插着剑。所以邵小福露出一个很大度的笑容道:“这位爷,我也没什么损失,就这样算了吧。”

    徐大哥微微一笑道:“算了?那可不行,我给你一个交代。”说完这话,他伸手从陆万元手里拿过马鞭,随后猛地一鞭抽在陆万元的胸膛。陆万元感觉胸前像被砍了一刀一样,火辣辣的疼。他对这个徐大哥极怕,咬紧牙关,不敢叫出声来,心里又觉得委屈,眼泪在眼眶里打了几个圈,终于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徐大哥看也不看他一眼,对邵小福道:“这样处理你满意吗?”邵小福被徐大哥那一鞭子吓得一个激灵,知道这位爷不是个善茬,觉得说“满意”不合适,说“不满意”似乎更不合适,一时懦懦的说不出话来。

    江流在一旁看着,隐隐觉得不对,觉得这个徐大哥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徐大哥见邵小福不说话,转脸又对陆万元道:“陆兄弟,你可知错?”

    陆万元用衣袖抹去泪水,昂首叫道:“我知错,徐大哥责罚的对。”徐大哥点点头,环视四周,道:“众位兄弟,还记得我们河淮盟的入盟之誓么?”

    四周武士一起大声念道:“河淮之盟,紫气东来。救死扶伤,匡扶正道。”十几个人一起喊起来,声音极大,响彻云霄,震得邵小福耳朵发疼。

    徐大哥挥了挥手,众武士一起下了马,站立一侧。徐大哥满意的点点头,对邵小福道:“陆兄弟鞭打你马之事,我已经惩戒,这事也就算了。”他顿了顿,声音转为严厉,道:“可是,一码归一码,我的马被你惊跑了,该怎么办?”https://www.bqg3.com/5_5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