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凤鸣在山 > 第261章 行密退兵赴扬铜约会

第261章 行密退兵赴扬铜约会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天明时,江流、杨渥和雷玉见到了杨行密。

    江流这才想起,江南一窝蜂的尸首还在许再思的军营里,想再找回来,那是不可能的了,多半已成了肉泥。

    他心想杨行密和钱镠大起兵戈,多半是因为江南一窝蜂冒充上清派的弟子行刺杨行密而造成的。只要他把江南一窝蜂的尸首带来,再跟杨行密好好解释一番,杨行密多半会给他一个面子,撤了支援徐绾的部队。钱镠得救了,也必会言出必行,放了雷万年。可是现在最有力的证据已经丢失,只怕只凭红口白牙,恐难让杨行密退兵。

    果然,江流把钱镠的意思转达给杨行密后,杨行密半晌静默不语。

    杨渥在一旁说道:“父王,以孩儿之见,徐绾和许再思之流皆是黄巾余孽,与他们合作,无异与虎谋皮,恐伤自身。若是钱镠缓过气来,打退徐绾,再和朱温联合起来夹击我们,那可是大大不妙啊。”

    杨行密站起身来,来回踱了几圈,屏退左右,让杨渥和雷玉也退下去。雷玉临出门前还频频给江流使眼色,那意思是:你一定要让他退兵啊。

    房间里只剩下杨行密和江流两人,江流站起身来,跪倒在地,朗声道:“吴王,恕小子直言。您是爱惜百姓之人,如今战火频燃,百姓不仅流离失所,恐还会被许再思之流做成人肉兵粮。长此下去,百姓哪还有活路啊,小子恳请吴王为百姓着想,罢战吧。”

    杨行密还是没说话,江流续道:“吴王,我可以对天起誓,当初刺杀您的正是徐绾、许再思所招募的武林高手,目的就是挑起您和钱镠之间的战争,他们好渔翁得利啊。虽然证据我现在也拿不出来,但若我有半句假话,任凭您处置。”

    杨行密将江流扶起来,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江流啊,你可知道现在是我拿下临安的唯一机会?我等着一天已经很久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其实我早就知道那些刺客是假冒的,他们故意丢下兵器,兵器上还有上清派的“大鹏金旗”标志。你想想,若真是上清派的人,还不唯恐我知道是钱镠派人所为,怎敢再留下这样的兵器。可想而知,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多半有人嫁祸上清派。”

    江流心道:杨行密真是心思缜密,原来他早就知道刺杀他的并不是上清派的弟子。

    又听杨行密继续说道:“当原本依附于钱镠的徐绾和许再思找到我,希望借着武林大会召开之际攻打临安,我就隐约觉得这些刺客和徐绾、许再思有关系。后来我派人暗地里调查,哼哼,果然发现刺客就是他们招募的。”

    江流忍不住插话道:“吴王,既然你已知道刺客是他们派来的,那为什么还要和他们合作一起攻打钱镠。”

    杨行密笑道:“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他们既然来找我,我也正有要打钱镠的意愿,何乐而不为?我也知道他们的心思,是想取钱镠而代之。但我有岂能如他们的愿呢!”

    江流心想,原来他们在互相利用,我还是太嫩了,这些都没想到。

    良久,杨行密又叹了一口气,道:“罢了,罢了!若是钱镠真有讲和的诚意,当不会只让你来做说客吧……”

    正说着,忽听门外有军士来报,说钱镠派使者来请求和亲,钱镠的小儿子已自行前来当作人质。

    杨行密仰天哈哈大笑几声,道:“留美啊,留美!你果然是个老狐狸!”他转向江流,道:“小子,你放心吧,我即刻退兵。”(钱镠小名字留美)

    果然,第二天,杨行密就挥军撤退。临安那边徐绾听说许再思已死,杨行密撤兵,不免军心涣散。钱镠趁机联合旧部,大举反攻,仅用一天时间就打退了徐绾。

    任务既然完成,江流和雷玉便离开杨行密大军,赶往扬铜镇赴黄薇的约会。路上,雷玉接到了雷万年的飞鸽传书,信上说自己已经安全,先返回江南霹雳堂,让雷玉不要担心。

    雷玉见爷爷脱离危险,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第三天中午时分,两人赶到了扬铜镇。两人刚进镇子,就有一个乞丐拦住了他们,问道:“两位可是江公子和雷姑娘?”

    “没错。”江流道。

    乞丐谄媚的笑道:“这就对了,有位姑娘叫我传一句话给两位。”

    江流和雷玉对望一眼,心里均想:这个姑娘肯定就是黄薇了。江流道:“好,你说吧,那姑娘让你传的是什么话?”

    乞丐嘿嘿又笑了几声,咽了口唾沫又道:“那姑娘说,两位都是大方的客人,我要说了,肯定重重有赏。”

    雷玉知道这乞丐想要钱,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对乞丐道:“你快说,说了我就把银子给你。”

    乞丐看着银子,眼里放光,说道:“是,是。那姑娘说,请两位到迎宾客栈去,她在那里等着两位。”

    雷玉笑道:“好,你瞧好了。”她手里的银子往天空一抛,“好了,你好好接着吧。”那乞丐神情紧张,双眼紧盯着天上的那银子,生怕一眨眼那银子会跑了似的。

    江流和雷玉相视一笑,继续前行,果然没走多久。就看到路边有一个破布招牌,上书:迎宾客栈,边上有个客栈,想必就是乞丐所说的地方了。

    两人把马拴好,小二出来把两人迎了进去。虽然已经是晌午了,但客栈里几乎没有人,只在客栈的一角,坐着两个人。

    这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是一个虬须大汉,头发披散着,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袄,敞着怀,露出雄健的肌肉。他一手拿起面前的大酒碗,咕咚咕咚喝了下去,然后抹抹嘴唇,大声道:“哼,小丫头,算你赢了。这酒我喝了,咱们再来!”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女子,紫色披风,一头长发,背对着江流他们,看不清长相。江流心想,薇姐什么时候这身装扮,难道不是薇姐?

    这时那女子咯咯笑道:“杜光啊杜光,再赌你还是输,没意思,不玩了。”作势就要起身,那大汉杜光赶紧伸手拦住他,神色紧张的道:“我的姑奶奶,你不能赢了就跑啊。我不服,还要再赌。”

    女子道:“好,咱们再赌最后一次。你要是输了,就告诉那个人在哪里。”

    杜光稍稍犹豫,立刻大声道:“好,我输了就带你去找他。”

    江流早已听出这女子并不是黄薇,正好女子转过头来,江流一看,呵,这不是唐门的唐云彩么。https://www.bqg3.com/5_5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