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凤鸣在山 > 第243章 武林大会显英豪(七)

第243章 武林大会显英豪(七)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众人都想,怪不得刘玉死都不愿意说出来,这等事情若是被人知晓,真是比死了还难受。

    刘玉痛苦的叫了一声,仆倒在地。

    刘得常继续说道:“刘玉师弟从小的时候就被送到了宫里,后来战火烧到皇宫内院,皇上带着后宫佳丽都跑了,只剩下一些小太监和小宫女等死。师弟好容易从宫里逃出来,恰好碰到师父,被他救了回来。”

    彭传标哼道:“你说他是阉人,他就是阉人啊,我不信!”

    叶轩辕对叶流尘使个眼色,叶流尘会意,走到诸葛小平身前跟他耳语几句,诸葛小平频频点头。

    诸葛小平对彭传标道:“彭少侠,你跟我们一起去验证一下。”

    彭传标点头应是,叶流尘、诸葛小平和彭传标,再加上刘得常扶起刘玉,几个人一同转向后台。不消说,肯定是去验证刘玉到底是不是太监。过了没多久,几个人又回转过来,刘玉已不在其中。

    彭传标脸色黯然,想必已验明刘玉身份。果然,诸葛小平朗声道:“好教各位英雄得知,我们几人已验明,彭英小姐绝不会是被刘玉奸杀。详细情形,还请上清弟子刘得常来说个清楚。”

    刘得常道:“各位英雄好汉,这是我师弟刘玉的隐秘私事,若不是今日他性命堪忧,我也不能说出来。刘玉师弟和彭英确实相熟,不瞒诸位,彭英小姐对刘玉一见钟情。彭英手里的香囊是刘玉所赠,他也很喜欢彭英,却不能接受彭英的感情。”

    刘得常叹了一口气,继续道:“后来刘玉就一直躲着彭英,但每次都会被彭英找到。有一天,彭英在酒馆里截住了刘玉,逼迫刘玉娶她。刘玉正好有急事,在不能脱身的情况下,点了彭英的穴道。等刘玉办好事情再回来找彭英的时候,彭英已经不见了。”

    “后来,五虎门的弟子找到我,说要替彭英报仇。我好容易才脱身,寻到刘玉师弟,才了解到事情经过。我想这个事情和我们上清派并无多大关系,便没理会五虎门的要求。谁知道他们不依不饶,三番五次来骚扰我,有几次还围攻我,伤了我的小腿。我忍无可忍,出手伤了两个人……”

    彭传标忍不住骂道,“刘得常你这个卑鄙小人,你剑上喂了剧毒,我那两个师弟回来后就毒发离世了。上清派素以名门大派自居,没想到却也在剑上喂毒。”

    刘得常道:“我的剑上并没有毒。”

    彭传标冷笑道:“何以见得?”

    叶轩辕接过话来,说道:“我来证明给你看!”说罢,轻轻一跃,就到了刘得常的眼前。他和刘得常之间的距离最少也有数十丈,也不见他如何作势,瞬间而至。群豪面面相觑,心中相顾骇然,叶轩辕的功力果然高深莫测。

    叶轩辕抽出刘得常的佩剑,随手一挥,长剑划过刘得常的脸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口子。当啷一声,长剑复又归鞘,仿佛根本就不曾被拔出来过。

    这一剑看似随意,实际上却展示了叶轩辕精湛的功夫,收发由心。

    刘得常的鲜血沿着脸颊流了下来,慢慢浸透了衣领。一时间,现场寂静无声,只听到山头风声萧瑟。

    过了一会,刘得常并无异常。叶轩辕转向彭传标,道:“彭壮士,当时伤你师弟的可是我方才用的这一柄剑?”

    “是他的佩剑没错,但是不是这一柄谁又能知道?”彭传标道。

    “上清派弟子只有一柄佩剑,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叶轩辕道:“你已看到结果了,上清派弟子的剑上绝不会有毒。你那两位师弟的死,和我们上清弟子并没有关系。”

    他口口声声提到我们上清派弟子,显然有意维护刘得常。有的人就想,就算你上清派弟子只有一柄佩剑,难不成他不会另找一柄剑来杀人?

    彭传标急道:“怎么和他没有关系,明明就是他害死了我师弟。”

    叶轩辕冷声道:“彭壮士,请莫要再无事生非,我们上清派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单论你们以多欺少,围攻上清派弟子一事,我上清派虽不是睚眦必报,却也不能任由门下弟子被人欺负。就这样吧,你先退下!”叶轩辕话一说完,转身便往回走。

    彭传标还要说话,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直娘贼,还在这里啰里啰嗦,还不快滚下去,老子着急上台求个武林盟的职位。”

    声到人到,一个大和尚跳了上来。江流一瞧,自己认识,正是朱友珪的手下花和尚空信。

    彭传标正在气恼,空信和尚说话又是这么难听,他勃然大怒,喝道:“你这个贼和尚,不好好在寺庙里吃斋念佛,跑这里来凑什么热闹?”

    空信呵呵笑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老子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无聊了来这个武林大会来玩一玩,谋一个差事耍耍。”

    彭传标道:“一看就不是个正经和尚,也罢。今日你若能胜了我,我自然乖乖退下,否则你这个死和尚哪儿来滚哪里去。”

    空信大笑道:“好,好,好!老子喜欢你这样的口气,今日老子若不拍扁了你这个兔崽子,老子以后跟你叫老子。”

    群豪一听,轰然叫好。

    诸葛小平道:“既如此,擂台就交给两位了。”说罢,退往一旁。

    江流心想,空信是朱友珪的手下,想必不会在意武林盟的职位,那么他此来用意何在呢?他既然在此,那么朱友珪是不是也在?

    他这样想着,擂台上空信和彭传标早已打了起来。空信赤手空拳,彭传标则抽出了自己背上的鬼头刀。

    彭传标的鬼头刀舞得虎虎生风,空信大和尚在刀光下躲来躲去,似是只有招架之功。十招未过,有好几次差点被彭传标的大刀砍到,一只宽大的衣袖被刀气绞得粉碎。

    徐半瞎对江流道:“小子,你看这两人谁会赢?”

    江流心有旁骛,随口道:“场面上看彭传标似乎占了上风。”

    “是吗?”徐半瞎冷哼一声,道:“那也不见得……”

    话音未落,忽听台上传来“砰”的一声响,彭传标被空信双拳击在胸口,身体飞起,重重的摔在台下。https://www.bqg3.com/5_5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