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随机做梦变成龙 > 第8章 我道之下,皆为齑粉

第8章 我道之下,皆为齑粉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回到城西枣子巷宅院,陈龙从侧门而入,就见枣树下有一个老道。

    一把老人藤躺椅在枣树下,一块石头墩儿桌子放了个棋盘,在枣树的树荫下,遮掩秋日的阳光,老道躺在藤椅上,一手葫芦,一手捏着枚白色旗子,摇曳着,撅一口酒,落下一子。

    举止投足之间,仙道缥缈之气蔓延,好一副得道高人模样。

    风流地仙,体态天然,老道更是已向闲中作地仙,更于酒里得天全。

    眼前除了瞎老道当面,还能有谁?

    “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蛟龙的事情,被对方发现了?”

    陈龙遮掩手中细鳞,那块龙鳞不过一节尾指指肚大小,又在内肘侧,有心遮掩,却难以被外人发现。

    提着半斤面条,他不似昨日,面黄肌瘦,此时此刻,陈龙导气入体,也算是体表生光,容光焕发,重拾青春年少之活力。

    进入枣子巷宅院,眼见老道在此,不招呼,反而让人感觉心中有鬼,此间枣子巷院落,可是传闻有鬼,敢于居住于此,非比寻常。

    “道长,不知光临小可居所,所为何事?”

    当然,陈龙见得老道做派,显然是不怕鬼,也不会理会什么传闻,想借宿于此。

    “咦,你之居所?”

    瞎老道的眼睛白茫茫一片,望向陈龙,却无渗人之感,反而给人一种半仙临世,洞悉秋毫,说起来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被看透,无所遁行。

    “正是!”

    陈龙理直气壮,对着老道作揖一拜,瞎老道站起身来,“不知小友先到此处,然传闻此间宅院多魑魅魍魉,实属不安全。”

    装,还尼玛装?

    闻听此言,再观其行,瞎老道此前在闹市街道表演,估计是演法赚酒钱,转眼卧躺枣树下,好不逍遥。

    “哈哈。”

    陈龙大笑出声,“这果蔬,这卧椅,这前院,半月居于此,魑魅魍魉,莫能逢之。”意思很明白,魑魅魍魉,不是普通人能够遇到。

    “倒是唐突了道友。”

    瞎老道听到陈龙话里话外的意思,在这里居住了半个月以上,还能活着,他反而有点看不透陈龙了。

    “哦?文绉绉,皱巴巴,说话不爽利。”陈龙脸上露出微笑,老道的实力,他因为有龙气在身,眼界跟白蛟差不多层次,也就是所谓的开了法眼,“听闻道长,为寻龙而来?”

    藏着掖着没意思,陈龙感觉有违本心,此前试探,不过是作为普通人的他,第一次见到修仙道人,有些紧张罢了。

    “咦,你怎么知道?”瞎老道手中提酒,有些惊奇起来,不明白陈龙怎么就知道了,陈龙自然不会多加解释,“知了,便是知了。”

    “未卜先知?却是老瞎子看走眼了。”瞎老道眯了眯眼睛,好像很想要看清楚陈龙模样,最后却放弃,徒劳无功,因为他是瞎子,根本看不见,“敢问小友大名?”

    “陈龙。”

    “成龙?”

    “耳东陈,名龙。”

    “好名,好名。”

    两人一人一句,站在枣树下的院落小花园里面,算是彼此认识,说着没有营养的屁话,“小友可愿跟老道,博弈一局?”

    说完,坐回卧椅,也丝毫不客气,最后还感慨起来,“心无物欲乾坤静,坐有酒棋便是仙,此物大妙,此间坐,大逍遥。”

    “下棋?”

    陈龙不明白瞎老道怎么突然就让自己跟他下棋了呢,他到底是发现了自己的情况,还是没发现,就眼前所见,对方显然未觉深井里面,另有乾坤。

    “我不懂棋,不知棋,随手落子,凭缘弈否?”陈龙走到枣树下,见到瞎老道早就已经放上黑白子,自我对弈不少时间,对着他说道。

    “随缘下棋?”瞎老道起先愕然,随后笑了起来,“随的好啊。”笑着笑着,双眼都留下泪来,陈龙见之,感觉老道莫非是有什么故事?

    “那我就随意落子。”

    也不纠结,伸手执一黑子,他刚刚见到瞎老道拿的是白色的棋子,就随手拿了另一种颜色。

    黑白之间,自有天地变化之力,分阴阳,棋局如何,陈龙其实看不懂,盯着棋局上的棋子,黑白的世界,呈现搏杀之势,肃杀之气蔓延,那是一种气。

    所谓法眼,可观人气,妖气,仙气,神魔气亦可,山水走势,风水运势等等,都可以或多或少的看出来。

    眼前的对局,陈龙看不懂,却给他一种强烈的别扭感,不知哪里别扭,反正就是让人一种心情沉闷,大山压在心中的感觉,跟别人揪着心,大力握捏一般,摸着良心说,不舒服。

    瞎老道叫人下棋,瞎下,貌似也并无不可。

    陈龙心里想到,怎么舒服,怎么下,反正他也不懂棋,将白子全部给下完,貌似就可以了。

    正想投子入局,执子之手重若千钧,周遭景象,瞬间变了。

    眼中一片浩瀚的天地,内含乾坤大道,腾龙起,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发,万化定基。

    棋子攻伐,厮杀在一起,不分你我,气化真龙,陈龙感觉,眼前不管天,地,人,在他的眼中,一个个棋子串联生气,浩渺之气升腾而出,既化龙。

    他左右为难,所谓举棋不定,根本不知道怎么下,感觉自己手中的棋子,跟个炸药一样,放在那里,都是死,放到哪里,都可能被龙绞杀,随时随地,都可能会原地爆炸。

    他心中的烦心事,身出龙鳞的事情,让他心烦意燥,念头阻碍,不可通达,事不了,心更乱?怎么办?怎么解?

    脑袋轰隆隆,晕沉沉的,朦朦胧胧,浑浑噩噩之间,如入梦中。

    白日做梦,陈龙不是第一次这样,显然也可能不是最后一次,梦起,太虚冥冥有感应,真龙吟,蛟龙,神龙,地龙,天龙,各类龙类景象,充斥在他的脑海。

    然,正值此时,脑海冥冥仙家妙音传声,大道传音而来,回荡脑海,道,妙不可言,仙不可言说。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九窍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动静。火生于木,祸发必克;奸生于国,时动必溃。知之,谓之圣人。

    仙道缥缈浩瀚,然我自修己身,足自持,自娱,自乐,即可,念头通达,明心见性,看破本心,可以见仙。

    说白了一句话,陈龙坚持本心,那股潜藏在内心深处,突然知道这个世界神异时的彷徨,以及来到这个世界的迷茫,在这一刻都消失了,让他坚定了决心,更加的明晰自我诉求。

    正所谓,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到哪里去?我自逍遥,既自修我道。

    懵懂中,正想下子,身后传来嗷嗷叫,一个柔软的赤色锦团般的物体,窜入他的怀中,让他棋子脱手而出,随意掉落在棋盘上。

    缘,妙不可言,道,无处不在,一子落……龙蛇起,此中无局,哪里还有什么棋局呢?哪里有什么棋盘?棋子跟棋盘,诡异的化作齑粉,却烟消云散。

    欣然跳出,心生逍遥解脱之感,不在局内被束缚,枷锁加身,这天地,坐局外,看风云起,我自逍遥。https://www.bqg3.com/20_2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