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佬穿越失败了 > 第0007章 不可思议的惩罚

第0007章 不可思议的惩罚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时间仿佛瞬间凝固了。

    林奇眼皮一抬,超凶姐已经站在了古琅的身后。

    甜美的五官笑靥如花,温柔的眼睛弯成了月牙。

    柔软沙哑的声音更是直击心房,足以融化人心。

    “真是个好孩子呢。”

    夸我是好孩子?古琅陡然松了口气,连忙赔笑。

    “是的是的。”

    一朝雪笑笑,又道:

    “刚才你说不要砍断脚,是因为要听我的课吗?”

    “是的是的。”

    “感谢你们能在百忙之中,抽时间听我的草药课。”

    一朝雪顿了顿,忽然话锋一转。

    “可没有脚并不影响你们听课呀!”

    “噗——”

    古琅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地狱空荡荡。

    恶魔在人间!

    一朝雪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温柔,让人毛骨悚然。

    此刻,不论是罚站学生,还是护花社团员,全都低着头瑟瑟发抖,没人敢直视超凶姐的笑颜。

    陆有为恨不得把脸埋进墙里面。

    只有林奇有些不一样。

    要是往常,他现在应该很害怕,不敢直视超凶姐。

    但不知为何,今天总感觉被某种魔力驱动,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那是一张仿佛从诗画里走出的神仙容颜,常年挂着甜美的笑容。

    看上去不过是二八年华的少女模样,却又有着某种能抚平一切伤痛或压力的母性,妻味,或知心姐姐的暖心感觉。

    她一直穿着裁剪宽松的淡青色披纱,看似薄如蝉翼,却怎么也看不通透,宽松到根本看不出身材几何,只能猜测——

    定是魔鬼身材。

    不仅如此,她的身上还散发着一股夹杂着花草香味的精纯灵力,花香渺渺,衣袂飘飘,一身浩然仙气远超中山彩。

    无论看过多少次,或是吃过多少次亏,做过多少次噩梦,只要你人站在她的面前,两眼一直,你就会本能的叹道:

    这是个神仙啊!

    神仙虽然说的是人话,但通常干的不是人事。

    林奇是这么理解的。

    万幸今天没翘超凶姐的课课,否则搞不好人都没了……

    眼前。

    古琅早已吓得两腿发软,一口低沉的嗓音从嗓子眼就开始打颤。

    “朝雪老师您别这样,您刚才不是说的吗,我还是个孩子,您别和我一孩子见识。”

    一朝雪故作天真。

    “你真是个孩子?”

    古琅不无乖巧道。

    “算是呢!”

    既然你是个孩子,我比你还小……

    一朝雪掐指算了算,莞尔笑道:

    “如此算来,我还得回娘胎呀。”

    古琅熊脸一方,顿时急了。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为了转移话题,他指着林奇道:

    “这件事纯粹是个误会,这小子和中山学姐有些过节,中山学姐那边由姜副团长负责,我这不是来教育这小子吗?”

    “你教育他?”

    一阵冷风吹过,一朝雪的笑容戛然而止。

    端庄的身影背对着林奇,衣袂簌簌,薄唇微颤,眼含柔光,她的神情忽然变得平静,克制,难以言喻又稍纵即逝。

    林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古琅也觉气氛有些古怪。

    突然!

    一根粗壮的藤蔓如响尾蛇一般迅速爬上古琅双腿,再往下一拽,将他整个人拽进砖土中。

    只留下小半个身子在地面上,爬满了青青绿草,宛如刚破土的绿竹笋,带着泥土的腥香。

    得了,今天栽这了!

    事已至此,古琅已无话可说,只能埋头认栽,起码……脚还在。

    “教育他是次要的,重点还是听课——像这样双脚完好的听课。”

    其余人鸦雀无声,人人自危,连嘲笑半截古琅的心思都没有了。

    超凶姐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平静,克制,反常的叫人觉得可怕。

    “听课就不必了,你们还是做几个植物模型,当这堂草药课的素材,就以你们八个人的经历和造型,让同学们写一篇不少于八千字的草药学论文。”

    你是魔鬼吗?

    等等,我们?

    护花社众人头皮一麻,还来不及解释什么,一个个身上爬满藤蔓,被栽进了教室外的砖石中,为学校绿化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前一秒,还是七八个身材挺拔的西装型男。

    下一秒,都成了庄稼地里绿油油的植物人。

    这也是林奇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宗师级的战斗,也谈不上战斗,只是单方面的吊锤,超凶姐甚至全程没有掐诀或咏唱……

    这就是宗师的力量吗!

    一朝雪仍背对着林奇,没人看到她的表情,只听到声音有些颤抖。

    “你叫什么名字?”

    空气突然那安静。

    教室里,来自一年级各班的学生们笔直坐着,扎着耳朵认真自习,假装自己完全没听到门外的声音。

    教室外,秋风习习,梧桐飒飒,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声音。

    所有人屏气凝神。

    都在期待这一刻的来临,那个在光天化日之下亲密接触中山学姐的登徒子,那个导致现场十几个吃瓜群众和八个护花植物人吃瘪的罪魁祸首——

    他,终将面临终极恶魔的审判!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众人第一次发现超凶姐竟是这么可爱。

    林奇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超凶姐问的是自己,脑中一嗡,丝毫不敢隐瞒:

    “林奇。”

    “是中山同学主动找你的?”

    “嗯。”

    “你见过她的短剑?”

    “嗯。”

    一朝雪的声音愈来愈平静,也愈来愈细声,仿佛压抑着某种毁天灭地的恐怖力量,暴风雨前的片刻宁静。

    忽然——

    一片薄如蝉翼的藤叶,自古琅头顶的藤茎上飞出。

    一叶飞来,宛如利剑,无声划过林奇木讷的脸颊。

    又翩然落在一朝雪的纤纤素手中。

    藤叶边缘还沾着丝丝林奇的鲜血。

    唇齿颤动,舌尖轻点……

    已无需再证明什么,一朝雪转过身来,走向林奇。

    众人的期待提到了嗓子眼。

    忽然又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那标志性的宛如天使般的恶魔笑脸,并没有出现。

    有的只是……

    那皓齿轻咬着红唇,压抑着灵肉交织的痛苦,一直咬出了丝丝鲜血。

    那极力克制的眸子里,宛如粼粼湖光,透着无数岁月的记忆与凝望。

    那愈来愈快,愈来愈快,冲向林奇的步履,仿佛刹跨越了无尽时空。

    一声声压抑的、痛苦的唏嘘,仿佛是从灵魂深处艰难的一丝丝的抽出来,融成绵延、呜咽的啜泣。

    在一众惊愕的目光中,一朝雪蓦的扑入林奇怀中。

    哭的像个孩子……https://www.bqg3.com/20_20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