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转神帝 > 第两百三十四章 生死由天,可敢?

第两百三十四章 生死由天,可敢?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丁烈的动作,顿时让众人都是眼睛一蹬。

    握草,这是在光明正大的鄙视江寻月啊!

    这个中指的竖起,的确让人感到一阵愕然。

    事实上,丁烈只不过是施展天地指罢了。

    说来,这天地指是由天剑宗祖师曾经一次奇遇获得的秘术,后来因为这个招式的出手,太过恶搞,被天剑宗祖师的放弃,放置在天剑塔中,供后人修习。

    只是,能闯到天剑塔第九层的,本就寥寥无几,得到天地指的人,更是没有。

    其实中途也有人曾闯到过第九层,然而在翻阅天地指之后,都是很直接的就放弃了。

    开什么玩笑,他们是要成为名动天下的人物,怎能修习如此低俗的秘术?

    尽管天地指的品阶不低,但是都被人给自动放弃掉。

    丁烈当时自然也是不知道这本天地指的,还在上面撒了泡尿,最后直接被剑魂老人强行扔给他。

    所幸有血老,将天地指完善之后,倒是非常的强大。

    在玄武寨面对穆子羽的时候,天地指便是展现出强大的力量。

    那个时候,丁烈的修为只有先天七重,硬是靠着天地指和万古神拳,将通玄一重的穆子羽打的头昏脑涨的。

    若不是因为最后穆子羽使用血遁玉,只怕早已是陨落在丁烈手上。

    说来,那穆子羽的身份,有些神秘。

    眼下,江寻月在看到丁烈施展出天地指的时候,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似乎想到了什么羞耻的事情,双眸之中更是喷出怒火。

    “丁烈,我必杀你!”

    退出剑武台的柳长风,觉得有些奇怪,虽然这丁烈伸出中指,鄙视江寻月,但应该不至于这般生气。

    柳长风的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但随即便觉得,应该是之前丁烈嘲讽那句话,导致阿月会如此的愤怒。

    反倒是丁烈,在看到江寻月的眼神之后,愣了一下,随后心中浮起一抹古怪的想法。

    有些事情,还是不点明的好,哈哈哈。

    丁烈眯眼望着江寻月那美丽脸颊,嘴角微微一翘,平静的道:“别忘了,你的天阴之体,是如何觉醒的。”

    当年,若不是他日复一日地为江寻月驱除寒毒,别说是觉醒七条灵脉和天阴之体,恐怕早就夭折。

    往前了说,她被遗弃在青山之中,丁烈不将她带回青山镇,同样是身死兽腹。

    往日之事,如过眼云烟。

    只是,有些事情,并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譬如,丁烈心中的那股怨气,早已憋的太久。

    就好似今天,江寻月不打败丁烈,日后必然会遭到心魔侵蚀,恐怕终身难入通玄之境。

    丁烈的话,由于道心更强,或许会好很多。

    但是,如果那股怨气不得出,也会有巨大隐患。

    尽管血老说过,不要让任何的东西,蒙蔽自己的双眼。

    强者的眼睛,永远是向天看。

    他们的一生,追逐的是无尽的力量,以及最强之巅!

    通往这条道路,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或许到死,也无法到达终点,然而无数的修士,却是前仆后继,一路厮杀而上。

    因为只有力量,才能带给自己自由、荣耀!

    弱者,只能生存在强者制定的规则之下。

    不管是江寻月,还是丁烈,都是明白这么一个道理。

    所以,他们都会竭尽全力,战至最后一刻。

    只不过,中途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却是无人能够猜测的到。

    “你所做的一切,还不是为了得到我?”

    “你以为你是什么高尚之人吗?”

    “我有我自己的选择,如果回到之前,我依然会这么做。”

    江寻月剑指丁烈,声音恢复以往的清冷。

    这番话后,周围的弟子,都是发出阵阵欢呼声。

    “或许我当初有过激之举,但我也曾给过你机会,只是你没把握住罢了。”

    江寻月身上,陡然飘忽起阵阵青色真气,笼罩在身上,宛如绽放开来的一朵濯世青莲!

    “过激之举?”丁烈不可置否的笑了笑。

    所谓的过激之举,就是蓄谋让他身败名裂,彻底废掉?

    当初他在外宗之内,已然是非常不好过,江寻月却是让整个宗门的弟子都前去观望,仿佛看小丑一般的看着他。

    最后,江寻月却是高尚的扔下几句话,随后丢下一瓶凝气丹,子然一身。

    柳长风的出手,如果不是江寻月的授意,谁又会相信呢?

    至于什么给过机会,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如果说,她江寻月不想跟丁烈在一起,大可直接跟丁烈说,丁烈或许会十分难受,但也不会多说什么。

    然而江寻月却没有这么做,她选择渐渐疏远丁烈,然而等待当年的诺言,最后一举撕开她的真面目。

    最可恨的是,丁烈最珍贵的血纹戒,被江寻月直接抛弃在废墟!

    如此可恨之人,现在却是满嘴仁慈。

    或许江寻月本身就是这样的人吧。

    丁烈眼神渐渐平静下来,淡漠的道:“生死由天。”

    “可敢?”

    平静六字,落入到周围弟子的耳中,顿时激起一阵惊呼。

    “我的天,这丁烈是要跟江师姐玩命?”

    在他们看来,江寻月与丁烈之间的事,还不至于沦落到以命来做赌注。

    只是现在,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倒是让人感到一阵惊讶。

    当年之事,到底有着怎样的隐秘?

    不少弟子都是暗暗思索起来。

    虽然这丁烈的名声实在不咋地,但是,现在看来,丁烈并不是传言中的那般不堪。

    丁烈的那番话,也是让人深思起来。

    江寻月凝望着丁烈,沉默了三秒,螓首轻点,同样是平静的道:“生死由天。”

    她没想过,丁烈竟然会如此的果决,直接提出生死战。

    不过,这也是她想要的。

    她比需要杀死丁烈,否则的话,心中难安!

    “你该死了。”眼见江寻月点头,丁烈眼神之中,泛起一丝暴戾之色,脚掌朝前踏出一步,整个人瞬间化为一道神虹,掠向江寻月!

    江寻月神情微凛,脚尖轻点,嗖的一下子,便窜到天上去。

    “天地指!”丁烈的声音,陡然在天际响起,回荡在天地间,久久不散!https://www.bqg3.com/20_20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