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五十章 热身完毕

第二百五十章 热身完毕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雪山尸窟之中,曹余生身上声波***的时间,还剩下最后的十秒。

    这个声波***,是一个黑色的小匣子,并不是曹余生龙骨甲上的原有部件,而是临时加装的。

    这个黑色的匣子虽然不大,但毕竟方方正正,装在龙骨甲里有些碍地方,膈得曹余生挺难受。

    曹余生知道这不是工业流水线下的产品,而是手工制作的东西。

    而这个匣子,并不是曹余生自己做的。

    在这次喜马拉雅山之行前,苗光启除了打了那个有关空头支票的电话之外,曹余生还收到了他从美国寄过来的这个黑匣子。

    包裹里除了黑匣子之外,还附着一张纸条:

    “余生,你这趟买卖的酬劳按说远不止一千万美金,钱我现在给不了,但你的这条命我能保。记得把这个黑匣子,装在你的那套龙骨甲上。”

    曹余生对苗光启当然并不那么信任,他自己也是仪器设备方面的行家,于是拆开来看了看。

    一看这里面的结构,这位猎门谋主明白了,这是个声波***。

    这东西在技术原理上其实并不高深,可曹余生一测试,就知道黑匣子不简单。

    它能精确地干扰某些频段的音波,其他频段的音波却丝毫没有影响。

    这不是一个全频段***,对音波的干扰,它在频率上是有选择性的。

    那么,这种选择性的依据是什么呢?

    难道说,苗光启知道那只飞尸的音波情报?

    当时曹余生想到了这一步,可没办法验证。

    因为这位苗二哥的电话,从此之后就再也打不通了。

    再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个黑匣子,曹余生知道这个东西设计得不错,开关很方便,还能自动开启,甚至可以预充电能。

    可这东西在耗能上,简直就是个黑洞。

    曹余生龙骨甲上的电池,是能够支撑这套外骨骼进行高强度战斗足足半个小时的。

    要是普通行走,爬山什么的,十二小时不在话下。

    可要是给这个黑匣子供电,两分钟就能把电池吸得干干净净。

    于是曹余生就不太明白,这位苗二哥把这只黑匣子送过来,到底是要帮自己,还是要废了自己。

    到了这会儿,曹余生有些琢磨出滋味来了。

    确实是在帮自己,因为这个黑匣子的效果确实很好。

    可同时,也确实等于废了自己。

    龙骨甲马上就没电了,这个黑匣子能发挥作用的时间,还剩下最后的二十秒钟。

    其中十秒,曹余生已经把电量预充进黑匣子了,专门留给林朔。

    其他人包括曹余生自己,目前只能享受这只黑匣子最后十秒钟的庇护。

    曹余生知道时间不多了,赶紧伸手入怀,把装在龙骨甲内侧的黑匣子卸了下来。

    一会儿林朔跟凝脂战斗的时候,曹余生不可能跟在身边,他得把这个黑匣子交给林朔。

    在场的几个猎人,甭管是几十年的老炮,还是半桶水的菜鸟,之前对林朔再放心,但毕竟不是没心没肺的棒槌,到了这个节骨眼,紧张是难免的。

    眼看曹余生已经把黑匣子从龙骨甲里卸出来,拿在了手里,上面一个液晶显示器上正闪着数字,魏行山没忍住,跟着就念出来了:

    “十。”

    “九。”

    “八。”

    “七。”

    “六。”

    “六。”

    “六。”

    “哎,舅爷,这表怎么不走了?”魏行山问道,“不会是坏了吧?”

    “这东西是自动感应的。”曹余生心里松了口气,“这说明这里附近,已经没有飞尸的音波攻击了。”

    “哦,难道是飞尸喊累了?要喝口水歇一会儿?”魏行山问道。

    “你小子能耐虽然差,心倒是挺大的,都到这时候了还知道开玩笑。”曹余生白了这小子一眼:“这说明,咱魁首那边,已经结束战斗了。”

    “舅爷,我这人时间观念差,你提醒我一下,老林从出去到现在,过去多少时间了。”

    “四十几秒。”

    “舅爷,我这人记性也差,这里有几头野生飞尸来着?”

    “八头。”

    “刚才Anne小姐干掉了一头,也就是说,我师傅林朔,花了四十秒时间,先后跟七头白首飞尸交手,然后现在摆平了。”魏行山笑道,“我刚才说什么来着,他说能打十头,肯定不在话下嘛。”

    “这并不稀奇。”曹余生说道,“飞尸这东西,除了音波攻击手段之外,就是以速度见长,跟这东西交手,战斗会结束得非常快。

    野生的白首飞尸,没有经过训练,战斗全靠本能,在战力上本就不能跟曹家的豢灵相比,跟凝脂这种飞尸之王,更是天差地别。

    大致上看,一般的野生白首飞尸,音波攻击不算的话,身体战斗能力强于猎门七寸猎人,但弱于九寸猎人。

    以魁首之能,这么快解决它们,并不稀奇。

    关键是,凝脂现在在哪里?”

    一边说着这些话,曹余生迈动步子,想前走去,嘴里又说道:“我要过去跟魁首汇合,把音波***交给他。

    这个音波***的有限范围只有三米,在战斗中只能给魁首贴身带着。

    这里是山体之内,音波传导受限,只要我和魁首能把凝脂拦在外面,你们应该能在音波攻击下存活更长的时间。

    所以你们几个,暂时就留在这里,不要轻举妄动,等我消息。

    念秋。”

    “舅爷,我在。”Anne应了一声。

    “守好他们。”

    “嗯。”Anne点点头,随后说道,“不过舅爷,要不还是我送黑匣子过去吧,既然这个黑匣子的供电这么紧张,你这龙骨甲也快没电了吧?”

    “没事。”曹余生笑了笑,“魁首动作麻利,我省了给黑匣子四秒的供电,这些电量,足够我战斗一小会儿了。跟凝脂这种飞尸之王动手,很快的。”

    “舅爷,您是个胖子。”Anne忽然说了一句,“您……”

    “我知道我是个胖子。”曹余生头也不回,径直向前走去,嘴里说道,“但你是个女人,还是个苏家猎人,面对次声波,你会比我更快倒下。而且苏家现在就你一根独苗,我有儿子,他叫曹冕。”

    ……

    “阿欠!”

    皇家女王号的甲板上,曹冕打了个喷嚏,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这一个多月的海上生活,是曹家大公子自从记事以来,最悠闲的日子。

    人一旦忙起来,往往没空思考,闲下来了,反而能想一些事情。

    曹冕从来就不否认自己父亲的成功,这个胖子无论干什么,就没有不成的。

    练武,他那种稀烂的天赋和底子,家里基本没有传承,却靠着东拼西凑、顽强刻苦,硬是练到了五寸的能耐。

    机关,在曹家秘术被一把火烧干净的情况下,他捣鼓出来一套龙骨甲,能生生把自己的战力拔到九寸。

    经商,三十年前三百块钱起家,他能做到几十亿的家产。

    这个其貌不扬的胖子,仿佛无所不能。

    但唯独有一样事情,他没做好,这也是曹冕心里的一根刺。

    他的精力都放在事业和修行上了,对妻儿难免敷衍。

    这种敷衍,导致了曹冕母亲在十年前的意外身亡。

    所以自懂事起,曹冕就立志要走一条跟父亲不一样的道路。

    他并不恨自己的父亲,但却不想成为他那样的人。

    所以猎门这摊子事儿,他从来就没有考虑过。

    可如今活到二十四岁,同为顶天立地的男儿,曹冕多多少少能理解一些自己的父亲了。

    靠在游轮的栏杆上,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一个喷嚏打下来,曹冕有些想这个胖老头儿了。

    “姐。”曹冕对身边的狄兰说道,“按说,有林朔跟着,喜马拉雅山那边,应该没事吧?”

    狄兰扭头看了看这位曹家大公子,眼中异彩连连,似是在施展什么手段。

    “姐,别这样。”曹冕无奈能说道,“不过一个普通的问题,你就别忙着分析我大脑皮层的活动情况了,咱不是说好了吗,别对我施展这种手段。”

    “不好意思,没忍住。”狄兰歉意地笑了笑,“你忽然问这个,我有些奇怪。怎么,你在担心自己的父亲?”

    “没有的事。”曹冕否认道。

    “你在说谎。”狄兰说道,“不过,你不用介意这点。同为雄性,在天性上是有竞争意识的,哪怕是父子之间也很难避免,所以你会下意识地规避对父亲的感情,这就是生物的狭隘,跟你的道德人品无关。”

    “姐,咱能说人话吗?”

    “好吧。”狄兰点点头,说道,“你说得没错,按理说,有林朔在,你父亲曹余生也是九寸的猎人,无论什么买卖,问题都不大。不过我刚才感应到了云家人在那边,那就不太好说了。”

    狄兰这番话,说得曹冕满脸愁容,叹了口气:“谁说不是呢。”

    看曹冕情绪低落,狄兰宽慰道:“别太担心了,我听说,林朔的母亲就是云家人,云家人跟林朔沾亲带故,应该不至于翻脸。”

    “姐,你是不知道这事儿。”曹冕摇了摇头,“猎门前代魁首林乐山,要是不跟云家传人云悦心有那档子事儿,云家跟林家的关系,那确实不错。

    为什么呢,因为林家的先祖,本就是云家的学徒,两家有渊源。

    云家式微的时候,林家人上位成为魁首家族,除了林家人确实能耐过硬,也跟云家人的支持分不开。

    最近这三百多年,云家一个传人都没出来,还能保住九寸的门槛,那都是林家人力排众议替云家抗下来的。

    所以云林两家,先是师徒,后是盟友,两家的关系一直非常好。

    两家关系好归好,但有个忌讳,那就是主脉传人不能结婚。

    这个忌讳呢,之前其实没有,这一千多年来,云林两家陆陆续续有后人在一块儿过。

    但也是邪门了,云林两家传人只要一结合,肯定没有后代。

    女方一旦怀孕,必然流产。

    林家修力,在传承上是传男不传女。云家炼神,反过来,传女不传男。

    所以历史上云林两家传人一旦结合,都是林家男人娶云家女人,而一旦娶了,没有什么意外,这户人家就绝嗣了。

    这其中,不乏原本天赋极好的夫妻,一旦绝了后,对云林两家都是极大的损失。

    这一来二去的,两家人也就明白了,什么都好谈,就是不能成亲。

    所以从五百年前开始,两家就定了这个规矩,分家怎么弄无所谓,身负主脉传承的重要传人,绝不能成亲。

    结果老魁首林乐山,和眼看就要成为云家家主的云悦心,好上了。

    这不犯忌讳吗?

    林家传到林乐山这辈,没别人了,主脉就他一根独苗。

    云悦心就更别提了,云家三百来年,这才出这么一个“悟灵”成功的炼神天才。

    这两人要成亲,这不是抱着两家一起死吗,两家人肯定不干啊。

    林家那边还好,主脉分家分得很清楚,林乐山作为家主一言九鼎,阻力还没那么大。

    云家这边就不行了,当时云家家主有九大护道人,个个都是实力高强之辈,硬是要把云悦心抢回去。

    可那是云悦心啊,身边还有林乐山,别说九个护道人了,哪怕九百个,抢得回去吗?

    最后,婚是结成了,可云家跟林家,那是彻底翻脸了,云悦心,也因此被逐出了云家。

    我爹跟我说过,六年前昆仑山上的事情,林乐山遇难,有可能就是云家人动的手,因为那帮子猎人,在能耐上那是无敌的。

    只有悟灵成功的云家人,才有可能让他们自相残杀。

    可这事儿,到头来还是没证据,所以我爹对别人,包括林朔,也不好说出口。”

    曹冕这一大段话说完,身边狄兰的噗嗤一声就乐了。

    曹冕有些奇怪:“姐,你乐什么呀?”

    狄兰笑道:“林家跟云家既然有那么大的忌讳,传人结合没有子嗣,那我问你,林朔怎么来的?”

    “嘿,这个问题,当年我爹也问过他自己,于是他就在孩子满月的时候上门道喜,看了看。”

    “结果呢?”

    “嗐,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曹冕摆了摆手,“林朔长得啊,跟林乐山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没毛病。”

    “那云家和林家当年那个忌讳,岂不是儿戏吗?”

    “这个啊,就得靠你们这些生物学家来解答了。”曹冕说道,“我虽然不是学生物的,但也具备一定的生物知识。我估计是基因上的事儿,姐,你回头可以研究研究。”

    “嗯。”狄兰点了点头,“是可以研究一下,说不定,还能就此找到云家人‘悟灵’的秘密。”

    “话说回来,那这趟,我老爷子有点儿悬啊。”曹冕又皱起了眉头。

    “你放心吧。”狄兰说道,“林朔要是有危险,我会第一时间感应到的。现在既然林朔没事,你父亲应该也没事。要不然的话,我可比你着急。”

    “现在林朔什么情况?”

    “他现在……”狄兰歪着脑袋,缓缓说道,“刚刚热身完毕,状态非常好。

    别人可能不太清楚林朔到底有多强,我再清楚不过。

    他要是轻敌大意,可能会出现意外,但要是这个状态下的林朔,我想不出有什么东西,能奈何得了他。”

    “哪怕是云家人?”

    “哪怕是云家人。”

    ……https://www.bqg3.com/18_18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