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239章 招工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这配方,虽然还没有完全定下来,但想来已经差不离多少了。”

    这两日调出来的原料,比例变化其实并不算太大,但对于有完美倾向的冯永来说,这东西越是接近后世的样本,那肯定就是越好。

    因为说实在的,用这种水泥搅拌出来的混凝土,不管是用来盖什么样的建筑,绝对都是豆腐渣工程。

    而且还是只能在南方用的豆腐渣工程。

    去了北方,那就和纸糊的差不多,越是温差大的地方,越是干燥的地方,用这种水泥建起来的东西就塌得越快。

    南方可能还能顶个七八年,到了北方,说不定能顶个两三年就是老天保佑。

    所以冯土鳖心里头所想的,那就是绝对不会拿它来做混凝土。

    只会拿它做砖头的黏合剂,而且必须是平房。

    至于诸葛老妖会用它来做什么,那就不关冯永的事了。

    反正你平个南中都只用大半年,这水泥,好歹给了你七八年的时间再把南中细细地梳理一遍……

    你这么牛逼,七八年想来肯定是足够了。

    “过几日,文轩你就带着配方,拿着这个叫水泥的东西,前去锦城找丞相。”

    对于冯永来说,这种垃圾东西,对他来说没多大用处,就送给诸葛老妖,也是无所谓的。

    不然哪一天真让自己建个豆腐渣工程出来,质量不过关塌了,误了事,到时候不是自己送把柄到诸葛老妖手上?

    几人走回厅房分别坐下后,冯永这才继续说道,“前些日子,我问了丞相夫人那张机之事,如今已经有了消息。”

    “听夫人说,那张机,本是南阳张家的一个旁枝,但也算是受到张家的重视。只是后来因为此人辞官不做,又跑去岭南当了医工,那张家嫌丢人,便断了关系。”

    “甚至连其子孙也因此而不和,有想回南阳张家的,也有甘心留在岭南的,但不管如何,想来他们的日子都不算太好过。”

    冯永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喉咙。

    “我之所以这般上心这张机,实是因为这医工之事,关系到我后面的布局,乃是重中之重。”

    冯永看向李遗,说道,“文轩你办事,我最是放心。回到锦城后,还得劳烦你回南中一趟,查一下,张机的后人究竟在哪,有没有学到医术的。”

    后世建国后,为什么人口会呈爆炸型增长?

    战乱的结束,生活的安宁是一方面,医疗卫生条件的大大提高,又是另一方面。

    不然你生十个死八个,那又有什么意义?

    李遗虽不知道为何兄长会对一个医工这般上心,但他知道兄长总是有让人意想不到的做法,再说了此事关系到兄长的布局,当下便点头应下。

    随着汉中太守马谡的到任,自己作为天使来汉中的使命也随之完成,也是到了应该回锦城复命的时候。

    想了想,李遗又说道:“只是小弟这番回锦城,也算是有了些微末之功,丞相到时另委他任,又当如何?”

    “不必担心。”

    冯永胸有成竹地说道,“我让你拿着此物去找丞相,便是向丞相借你这个人。”

    说着,深深地看了一眼李遗,“做完此事后,无论结果如何,文轩无论是想牧守一方,还是进朝廷做事,皆由你任之。”

    李遗眼珠转了两下,咧嘴一笑,“那小弟便借此机会向丞相禀明,跟着兄长,如何?”

    冯永听了,心头一松,哈哈一笑:“我就是怕误了文轩的前程。”

    “小弟的前程,便系在兄长身上了。”

    李遗嘿然一笑。

    开春后的南中,已经下了几场细细绵绵的丝雨。

    今年没有倒春寒,所以虽然还有些微微的凉意,但熬过了冬日的黔首们终于可以舒了一口气,因为又冷又饿的日子总算是过去了。

    没有了冷,只剩下饿,能少忍一样痛苦也是好事。

    南中四郡,除了永昌之外,牂柯、越嶲、益州三郡皆反,而作为南中都督的治所所在平夷县,则成了最大的难民集中地。

    无数无家可归的难民都涌向这里,或再经此流向锦城方向,或不甘心就此远离家乡,便就在这里驻留,苦苦等待朝廷的平叛之师。

    大量的难民,带来的不仅仅是一张张嗷嗷待哺的嘴,还带来了无数的治安问题。

    粮食的不足,饥饿的驱使,让许多人铤而走险。

    每一个夜晚,总有人会莫名其妙地死去。

    而作为天生的弱者,那些妇人女郎们,或被迫,或主动地利用自己的一切,去求得一口吃的。

    或许陪陌生男子睡一个晚上,就能换来一口吃的,那是幸事。

    这些难以解决的问题,让身为南中都督的李恢非常头疼,直到皇后派人来招工,才让他舒展了眉头。

    许多年后,汉中的织工们还能清晰地记得,有一天,平夷县城内外,好几个地方,同时挂起了汉中纺织工坊的招牌,那旗幡上,大大地写着两个字:招工。

    同时那旗子下边,还熬着糜子,黄澄澄地糜子被不断地搅拌着,散发出的粮食味道让当时身为难民的他们嗅着鼻子,不断着咽着口水,不由自主地围了上去。

    “招工招工哈!”

    旗幡下边,有人在大声地喊着:“兹有汉中纺织工坊招织工,只要愿意去汉中当织工的,管吃管住,病有所治……”

    “不管会不会纺线织布都无所谓,到了那里,自有人会手把手教会。若原本就是熟手的,还可以拿工钱……”

    条件很优厚,优厚到让人不敢相信的地步——除了去汉中实在是有些远了。

    没有人敢上前,但那糜子的芳香又让人舍不得离开。

    但又不敢抢,因为旁边有士卒拿着明晃晃的兵器守在一旁。

    最终还是有傻大胆看着那金黄色的糜子实在是挪不开眼睛,便壮起胆子上前问道:“天下还有如此的好事?”

    在一旁等着登记的管事登时就斜眼看过来,冷笑一声:“你懂个甚?这是皇后看南中战乱,妇人无辜受苦,心有所忧,又为了给腹中的孩儿祈福,这才想着法子让汉中的冯郎君收留南中的受苦妇人,大善事呢!不信就滚蛋!”https://www.bqg3.com/15_15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