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颜策 > 第七十四章(二更)

第七十四章(二更)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花颜觉得巧合多了,便不是巧合了。

    她慢悠悠地看着窗外对安书离说,“程子笑最特别的产业是药铺,在他的药铺里,没有不卖的药,无论是良药,还是毒药,亦或者……”她转头瞟了安书离一眼,吐出两个字,“媚药。”

    安书离脸色顿时清冷一片。

    花颜笑着说,“昔年,我为哥哥治病遍寻好药,到了北地,彼时,程子笑的产业在北地才崭露头角,我曾以为他靠的是北地程家,后来发现不是,不过我也没查他底细,如今不必查了,原来他依靠的是当朝的赵宰辅。”

    安书离脸色攸地有些寒了。

    花颜随意地说,“妩媚之药,独霸天下,我早先还在想,这药这几年几乎已经绝迹,还哪里会有,倒是忘了程子笑了。他有妩媚,不稀奇。”

    安书离不说话。

    花颜知道他心情不好,能让素来温润平和的书离公子露出这等神色,也是难得一见。不过她十分好奇,赵宰辅为何要这般打安书离的主意,竟然要对他用妩媚?按理说,他只一个女儿,若是好好地与安阳王府说亲,这亲事儿……

    她想起安书离听闻是赵清溪时,果断地说不娶,便想着大约赵宰辅也是知晓的。所以,为了女儿,用上了这般法子?

    赵清溪自小是依照太子妃皇后来培养的,云迟不娶,本来想与武威侯议亲苏子斩,但苏子斩失踪了,而陆之凌留在了西南境地,四大公子里,如今只剩下安书离了。

    赵宰辅大约觉得,她的女儿,不能嫁给太子,也不能嫁次了,总要四大公子之一。

    安书离的一趟西南之行,让赵宰辅看到了他的本事,即便他淡泊名利,如今不受封赏,但将来前途也不可限量。所以,他不惜用这个法子,来促成这一桩亲事儿?

    试想,安书离无论多不想娶赵清溪,但一旦中了妩媚,不能控制,对赵清溪做出些什么失礼之事,那一定是非娶不可的。

    她忽然很好奇,赵清溪可知道赵宰辅这一番算计?

    他如此不惜手段地算计,是否也是因为坐在宰辅的位置上坐久了,舍不得放出手中的权利?云迟不选赵清溪而选她,让他心下不踏实了,觉得云迟对赵府没那么和善,所以,拴住安阳王府一起?

    她寻思着,便看到了程子笑进了醉倾斋,那是苏子斩的地盘,她心思一动,轻喊,“十六!”

    安十六一直跟在暗处,闻言嘻嘻一笑,现出身影,“少主,您发现我了?”话落,对安书离拱了拱手,“书离公子!”

    安书离在西南境地时自是识得他,微笑地点头。

    花颜看了他一眼,好笑地说,“你倒是谨遵哥哥的吩咐,寸步不离地看着我。”

    安十六挠挠脑袋,“公子的命令,属下可不敢不遵。”

    花颜随手拿出一块令牌,也不避讳安书离,扔给安十六,“你拿着它去春红倌找凤娘,就说我要查查进了醉倾斋的程子笑,能查到的资料,都尽快拿给我。”

    安十六接过令牌,瞅了一眼,揣进了怀里,点点头,如进来时一般,悄无声息地出了鹿香斋。

    苏子斩虽然没回京,但是那日花颜来京,他将他的令牌给了花颜。说若是花颜有需要,只需要命人拿着令牌去找凤娘,凤娘见了令牌,定会照办。

    花颜痛快地接了,本以为应该用不到,没想到如今真是派上了用场。

    安书离看着花颜,她方才拿出的苏子斩的那块令牌,可以调令苏子斩名下的所有产业和人手,无异于苏子斩的身家性命,他微笑询问,“子斩兄可好?他人何时会回京?”

    花颜点头,“还好,一时半刻无法回京,身体吃不消,总要待身体养好些了,再回来,京城毕竟不适合养身。”

    安书离颔首,轻叹,“的确,京城繁华,千丝万缕的网织绕,谁都做不到独善其身。”

    花颜有些理解了安书离,出身在偌大的家族,独善其身的确不容易。

    二人说着话,东宫的马车缓缓地开到了鹿香斋。

    花颜看到云迟下了车,撑着伞进了鹿香斋,她看着窗外的目光不由得柔了几分。

    安书离注意到了,温和地笑了笑,起身,外出去迎云迟。

    花颜坐着没动,不多时,云迟与安书离一起走了进来,见到了她,云迟仔细地打量了一眼她的面色,柔声问,“书离说你因为他卜算了一卦,身体不适,可还好?”

    花颜微笑,“好,无碍的,歇一会儿就活蹦乱跳了。”

    云迟眼中似有嗔怪之意,不过见她如此说,也不再说什么,坐在了她身旁。

    花颜动手,为他斟了一盏茶,见安书离坐下,她笑着问,“你可知道程子笑这个人?”

    云迟眯了一下眼睛,说,“知道。”

    花颜扬了扬眉。

    云迟目光现出凉色,容色也随之温凉,“他经商天赋惊人,北地一大半几乎都是他的产业,这几年,胃口大了,占了两成盐道和河运还嫌不够,想要都吞了。”

    花颜笑看着他,“所以,你知道他在朝中的靠山了?”

    云迟点头,“他虽是庶出,但是有个了不得的奶娘,出自神医谷,昔年曾为赵宰辅夫人救过疾症。这一层关系,没多少人知晓,他成年后,利用上了。”

    花颜敬佩地说,“程子笑的确是个人物。”

    云迟不置可否。

    小二端着托盘进门,依次将饭菜摆上,雅间内顿时一阵浓郁的饭菜飘香。

    花颜早上没吃饭,早先饭菜没端上来时,她还不觉得如何,如今饭菜端了上来,她顿时觉得一阵饥肠滚滚。

    云迟将筷子递给她,温声笑问,“饿了吧?”

    花颜接过筷子,点头。

    三人用膳十分安静,哪怕云迟为花颜加了不少菜,花颜也只是闷声吃,没多言语。

    安书离早在西境时就见识到了云迟待花颜好,如今更是觉得,一物降一物,太子殿下生性凉薄,但遇到了花颜,就不同了。

    饭后,花颜精神好了很多,似也恢复了力气,对云迟问,“你还去议事殿?”

    云迟摇头,“今日不去了,我已经让人将奏折都送回了宫。”

    花颜点头。

    云迟转向安书离,“川河谷治水的方案,还差些地方不足,还需再商讨些时日。本宫思来想去,川河谷一带不放心交给别人,待治水方案真正敲定后,川河谷治水一事,打算交给你,你意下如何?”

    安书离揉揉眉心,“太子殿下是不打算放过我了?”

    云迟淡笑,“左右你也不想待在安阳王府,既然如此,就出京好了,川河谷距离京城不近,你也免于王妃日日为你设宴议亲不厌其烦,走一趟川河谷如何?”

    安书离叹气,“这差事儿不容易。”

    “自然。”云迟颔首,“若是容易,本宫也不会找到你。”

    安书离无奈,“方案何时能妥善?”

    云迟摇头,“我尽快,你提前有个准备。”

    安书离琢磨片刻,说,“我今日便启程吧!方案出来,殿下派人给我送去好了。”

    云迟一怔,失笑,“不必这么急。”话落,看了一眼天色,“这雨一连下了几日,路上难走得很,这样的日子你若是离开的话,王妃定然不放心。等天晴了再说吧!”

    “总要提前去探探当地的情况。”安书离道。

    云迟摇头,“不必,你离京时本宫会将川河谷一带所有资料都给你。”话落,又笑道,“上一次去西南境地一趟,以为你出了事儿,王妃着急病了数日,在前几日见了本宫好生埋怨了一番,如今你若是冒雨出京,王妃定然担心,本宫可没法对王妃交待。”

    安书离闻言无奈,“这么说我想提前出京也不行了?”

    云迟点头,“王妃不会同意的。”

    安书离想起他娘,似头疼地又叹了口气。

    花颜好笑地看着安书离,想着她从来就没见过比他更怕麻烦的人,明明有着不惧麻烦的本事,但见了麻烦就想远远地躲开,诚如当时她想拉他下水,他一下子躲得远远的,如今他犯桃花劫,不知该说他命好还是不好,今日偏偏遇到她给他卜算了一卦。

    ------题外话------

    这个月几乎一直都在外地,白天培训学习,晚上码字到深夜一两点……

    前面半年加起来也没有这个月累,没想到更新在我一再咬牙下竟然奇迹般地坚持了下来!

    昨天连坐车带飞机又坐车地折腾到家直接累得瘫在了沙发上睡着了,一觉后忽然想起文还没写,忽地坐起来打开电脑,从凌晨写到三四点,总算没在这个月的最后一天掉链子……

    宝贝们,今天是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了,大家都翻翻兜里的月票,无论多少,都是你们给我的爱和鼓励~

    爱你们,群么么么么~https://www.bqg3.com/12_12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