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升龙道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破杀(下)

第一百二十八章 破杀(下)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以迦兰蒂为圆心,半径十米的一个圈内,无数道拇指粗细的白光带着轰鸣声向空中射去,而迦兰蒂自己的那一剑,则带着一溜闪光,疾快无比的刺向了易尘的心脏。

    ‘铛’的一声怪响,漫天的银星和那些白光碰撞在了一起,易尘体内的元婴微微振荡了一下,就好像炸弹爆炸一般,释放出了易尘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强大的真元。易尘就好像一颗流星一般,可以让普通人眼睛失明的刺目银光闪了出来,那些银星突然增加了无限活力,一个个矫捷无比的按照古怪的轨迹绕开了那些白光劈向了迦兰蒂。

    迦兰蒂的剑光恰恰刺中了一颗银星,两柄‘飞星剑’发出了‘叮’的一声脆响,漫天银星一敛,汇聚成两条银色的光柱带着雷鸣声劈到了迦兰蒂的剑上。

    迦兰蒂浑身一抖,惨嚎一声,他的四肢以及肩头出喷出了一缕细细的血泉,那些本来刺向他七窍的‘破天梭’,因为他身形突然拔高,结果就胡乱的穿透了他的身体。而迦兰蒂此刻身体内正是圣力极度膨胀的时刻,压力是如此之大,身上一旦破开了口子,就好像一个泄气的皮球一般,圣力夹杂着血液‘嗤嗤’带响的喷了出来。两柄飞星剑也是一触即逝,在迦兰蒂身体附近虚虚的穿刺了几下,急转头飞向了空中。

    而易尘也被那些细细的白光打了个正着,身上的衣服‘嗤啦’连响,被打成了碎片,易尘的身体也被一股巨力打飞了上百米,晃悠悠的飘落在了距离迦兰蒂百米左右的地面上。

    迦兰蒂眼看七条细细的碧光又刺了过来,他那个恼怒啊,如果不是自己收力及时,恐怕全身血液都全部喷了出去吧?饶是如此,他现在也一阵头昏,起码损失了五百毫升血液呢。他再也不敢大意,一半精神锁定了易尘,另外一半精神则是锁定了七枚‘破天梭’,连续的劈出了上百道剑锋,‘叮叮当当’声大起,让‘破天梭’所化的碧光无法接近自己。

    易尘嘻笑起来,他除了衣服被打得惨了点以外,并没有受到什么真正的伤害,四周空间中无形的星力都被他遥控着,组成了一个个古怪的力场,对着那些圣光牵、扯、扭、折,极大的削弱了那些圣光的威力。

    挥手收回了两柄‘飞星剑’,易尘把一柄宝剑握在了手中,阴笑着说:“哦,亲爱的迦兰蒂先生,您的剑法真是太好了。。。您看,我手中的也是一柄宝剑呢,不如,我们来比试一下剑法如何?”易尘感觉到了,迦兰蒂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不然自己的元婴也不会受到振荡,但是迦兰蒂的动作嘛,看起来似乎有点缓慢跟不上节奏呢。也许用技巧去战胜他,是最省力的方法。

    也不等迦兰蒂同意,易尘一口真气喷在了‘破天梭’上面,七道细丝呼啸着变成了七道碧虹,长百余米,粗达米许,互相撞击冲刺着对着迦兰蒂往来冲突。迦兰蒂狼狈的把手中的光剑舞成了一个光圈,死死的抵挡住了‘破天梭’的攻击,嘴里不平的吼叫起来:“你用的什么武器。。。你的武器怎么可能自己在空中伤人?这太不公平了,你和我正面。。。”

    易尘冷笑起来,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这是您的见识太少了,亲爱的迦兰蒂先生。”易尘神念沉入了元婴之中,手一抖,脚下踏着‘千人连斩’的步伐,元婴内一拨拨强横无匹的真元涌出,推动易尘的身体用常人不可思议的速度奔向了迦兰蒂。

    易尘浑身都笼罩在了一道银光之中,迦兰蒂刚开始还能勉强看清他的身影,可是短短百米的距离,易尘奔出了五十多米后,迦兰蒂的眼睛根本就跟不上易尘的身形了,对于迦兰蒂来说,易尘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隐形人。

    七枚‘破天梭’疾冲上了天空,然后一枚接着一枚的,垂直的刺向了迦兰蒂的头顶。

    迦兰蒂狂吼着劈出了一道用毕生力量汇聚而成的圣光柱,前六道‘破天梭’在‘嗡嗡’声中被劈开,斜次里飞了出去,而最后一道碧光则是光华大盛,带着一丝风声刺向了迦兰蒂。迦兰蒂的身体勉强的横移了半尺,结果那道碧光‘哗啦’一声从迦兰蒂的肩头一直划到了他的手掌,一条深深的血痕出现在迦兰蒂的左手臂上,血就好像泉水一般的涌了出来。

    就在迦兰蒂疼得惨叫的时候,一道细不可闻的破空声从他身前以及身右传来。迦兰蒂胡乱的挥动着光剑,全力劈出了十几道弧形的剑气,但是易尘的身影一闪,恰恰从那些剑气中穿了过去,三道闪电般的剑光劈过,迦兰蒂整个人被剑气所激,飞射出了百多米。三道整齐无比的剑痕出现在了迦兰蒂的胸脯上,一寸深,一尺长,相隔半寸的距离,血雾‘噗嗤’一声喷了出来。

    四个神圣骑士忍不住了,迦兰蒂分明就在白白挨打啊,他们同时召唤出了自己的圣器,两柄长剑、一柄权杖、一柄长枪散发出了强烈的白光,丝毫不讲骑士精神的偷偷刺向了易尘的后心。

    易尘狂笑,他的身体猛的破空飞了上去,四个神圣骑士的攻势恰好对上了迦兰蒂胡乱劈出的剑气,四人狼狈的狂劈,然后被迦兰蒂拼命发出的剑气打得翻翻滚滚的退出了十几米。迦兰蒂是已经祈祷过了,力量增强了很多,四个神圣骑士匆忙中出手,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易尘长笑起来:“啊哈,亲爱的先生们,你们先破坏了规矩,就不能怪我了。。。兄弟们,全部出来玩玩吧。。。”易尘心里已经有了谱儿,既然迦兰蒂不是自己对手,那么,凭借着一身的法宝,他可以保证下属们的安全,那还不如让他们出来试试,看看他们和教廷的高手到底还有多少差距。

    现场的神职人员中,迦兰蒂最强,四个神圣骑士的力量稍微弱小点,而那些裁判员么,则是最弱的,但是最弱的他们,也可以单对单的收拾掉斯凯他们呢。

    易尘把下一句话逼成了细丝,传入了凯恩等人的耳朵里面:“遮盖好你们的脸蛋儿,知道么?我可不想你们被认出来,还有,不要使用你们曾经在‘夕阳’古堡使用过的东西。”

    第一个冲出来的是凯恩,他穿着那套连脸蛋都遮盖住了的沉重的盔甲,浑身冒出了熊熊烈焰,狂吼一声,一拳击出。一道银光外面笼罩着大概尺许高的赤红火苗,彷佛一根石柱一般撞在了迦兰蒂的后心。迦兰蒂一声惨嚎,整个后心皮开肉烂,几乎都可以看到白生生的骨头,随后身体小鸟一般的朝前飘了几步,一口血吐了出来。

    迦兰蒂现在那个难受啊,他本来被易尘打慌了手脚,正全神贯注的防备易尘接连而来的攻击,谁知道背后有这么个破坏力惊人的家伙冲了出来?凯恩第一个大轮回后周天星力的境界,本来根本不是迦兰蒂的对手,可是加上了这套盔甲的力量,里面蕴藏的三味真火破开了迦兰蒂的护身圣力,凯恩的拳风等于直接打在了迦兰蒂的肉体上,迦兰蒂又怎么承受得起?要说肉体强度,迦兰蒂也不过比普通人好一点而已。

    凯恩吼叫一声,高高的跳起百余米,两条粗壮的大腿笔直的朝着迦兰蒂的肩膀踏了下来。迦兰蒂吓得魂飞魄散,也不顾自己的身份地位了,一个‘赖驴打滚’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十几米,周身白光闪动,暂时的压制住了自己的伤势,一道白光就要逃走。

    易尘微笑着,天空中斯凯他们七人带着七道青光鬼叫着扑了下来,七人的特别技能,黑暗魔法的‘恐惧’、‘失明’、‘腐蚀’、‘缓慢’、‘生命抽取’、‘虚弱’、‘愤怒’一波波的砸向了那十几个裁判员。

    这些忠心于迦兰蒂的裁判员刚刚冲到了迦兰蒂身边,准备掩护着迦兰蒂逃走,根本就没有什么防备呢。谁知道天空中就扑下来了这七个宝贝儿?如果正面对敌,斯凯等人肯定被打成猪头一样逃走,可是现在,十几个裁判员正忙着在主子面前献媚呢,那些黑暗魔法毫不客气的全部命中,顿时十几个人彷佛木雕一般愣了一刹那。而一刹那的时间,对于杰斯特来说,已经足够了。

    天闲子送给契科夫和杰斯特的那两片青铜令符,一个主攻,一个主守,杰斯特拿到的,就是负责攻击的那一片。他扬手飞出了那片令符,为了增加令符的威力,杰斯特更是咬破了自己的舌尖,一点精血喷在了上面。令符符体上的那些玄奥的花纹马上青光流转,一道青蒙蒙的光辉笼罩了符体,杰斯特朝着十几个呆立的裁判员一指,吼叫了一声:“杀。”

    一道青光射了过去,笼罩住了那些裁判员,无数条细细的青丝喷洒了出去,温柔的缠住了这些裁判员,随后,令符里面蕴涵的先天元磁真力发出了炫目的五彩奇光,十几个裁判员体内的圣力稍微抵抗了些许,马上就被击溃了。圣力可以很好的化解黑暗力量的伤害,可是面对这先天自然之力,丝毫作用都没有。他们的灵魂被吸呐进了令符,几道青影一绕,细微的雷声发出,十几个人的灵魂马上灰飞烟灭,一点残渣都没剩下来。

    易尘叹息,哪怕是一个普通的修士,他的元神也不会如此轻易的被销毁的,可惜这些裁判员,不过是借助了别人的力量,他们的灵魂和普通人并无差别,结果被心狠手辣的杰斯特瞬间消灭了。

    而杰斯特的令符的功能还不尽如此,那些裁判员的灵魂被消灭后,十几条诡异的青影扑向了他们的身体,十几个人眼睛猛的睁开,闪出了一道青光,然后呆呆的看向了杰斯特。

    杰斯特一愣,难不成这令牌还可以控制他人的肉体不成?他随手对着四个正在祈祷的神圣骑士一指,十几个裁判员的肉体马上飞扑了过去,微弱的圣光发出,一道道几乎不成形的‘圣光十字剑’劈向了四个浑身被圣光笼罩的,单膝跪倒在地上的神圣骑士。

    易尘摇头,看来神职人员的力量,来自于他们对于上帝的信奉,所以他们的灵魂被摧毁后,力量马上就消失了,看着些肉体现在发出的攻势,不过是体内一点点还没有消散的圣力所导致的了。

    果然,那名手持权杖的神圣骑士手一摆,一道强烈到了极点的弧形杖风劈出,十几个裁判员的肉体马上被打成了碎片,而那些青影也彷佛受到了重击一般,黯淡了不少的,狼狈的鬼叫着逃回了杰斯特的令符。

    杰斯特收回了令符,双手一挥,十几个黑色的火球呼啸着飞了出去,在空中渐渐幻化成了骷髅头形,狰狞无比的发出了‘桀桀’鬼嚎,咬向了四个神圣骑士。

    四道突刺发出的巨大光柱轻易的击散了这些纯粹由黑暗能量汇聚而成的火球,呼啸着彷佛四条光龙一般刺向了杰斯特。攻击还没临体,距离杰斯特还有十几米的时候,巨大的风压就已经让杰斯特浑身僵硬,手指头都动弹不得的僵立在了当场。杰斯特那个惊怒啊,自己的力量已经提升了这么多,难道还是不堪神圣骑士一击么?

    易尘的诡笑声传来:“哦,四位先生,难道你们不管迦兰蒂先生的死活了么?”

    四个神圣骑士猛的回头,却看到两个高大的身影艹纵着巨大的龙卷风,同时地上还有无数的石柱激射而出,怒海澜涛一般的攻势轰向了化为一道白光的迦兰蒂。迦兰蒂本来可以逃走,可是飞射而至的菲丽手中的一件法宝,本体是一条细细的丝带一般的‘三千情丝’化成了无数条银色光线,死死的绑住了迦兰蒂。

    迦兰蒂身上一寒,菲丽天生具有的强烈寒气已经顺着银线侵入了他的身体,他那个狼狈啊,就好像一条被捆住了的乌鸦一般,死活逃不出百米方圆。迦兰蒂此刻连受重击,体内的圣力已经无法自由催动了,只能任凭菲丽发出的寒气一丝丝的腐蚀、僵硬着他的身体。

    那‘三千情丝’是‘天星宗’先辈一个非常搞怪的前辈所制,采用的材料来源于深海的万年海藻中的黏液,经过数百年星力冲刷以后,韧姓极强,并且先天带有一股反震之力,你越挣扎,这些无量数的银线上面的反弹力道就越大,弄得迦兰蒂是浑身冷、痛、麻诸般不适齐来,加上易尘刚开始给他的重伤,他差点就疼得哭喊起来。

    菲尔、戈尔兄弟他们的攻势已经临体,迦兰蒂绝望的瞪大了眼睛,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上帝啊,我的裁判长的宝座啊。。。上帝啊,您抛弃了我么?”

    四个神圣骑士此刻已经放弃了杰斯特,四条光龙轰鸣着劈向了迦兰蒂的身体四周,强大的剑气和菲尔兄弟发出的龙卷风对撞,一道道细微的电光从对碰点激发了出来,打得地面土屑横飞。菲尔兄弟的实力毕竟不如神圣骑士,他们的龙卷风被劈成了微风,四条光龙吼叫着击散了那些激射而至的石柱,被那些银线稍加阻拦后,调转方向,毫不留情的劈向了菲尔兄弟。既然无法直接救出迦兰蒂,那么就先干掉敌人再说。

    菲尔兄弟退,飞快的退,面前的劲风已经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除了易尘抱着手看好戏,菲丽死死的掐着法诀捆住了迦兰蒂以外,斯凯七人、杰斯特、凯恩以及动作最慢的契科夫都迎了上来。

    凯恩挥手劈出了一根铁杖,那是一条上面缠绕着一条金龙的怪异铁杖,脱手就变成了上百条金光闪动的巨柱,夹杂着无量数计的电光雷火,以足以震碎人耳膜的巨大声浪,迎头劈向了四个神圣骑士的剑光。契科夫身体四周是上千条细碎的白色光剑往来穿刺,他手一指,这些光剑游龙一般发出了细微的鸣叫,速度有快有慢、角度有偏有正、路线有直有弯的迎上了四条光龙。

    而杰斯特的动作更快,他飞出了一块三角形的晶牌,一道道三角形的光圈发出了‘嗡嗡’声套向了四条光龙。

    双方接触,那些光圈让四条光龙凝滞了一下,随后,光圈粉碎,晶牌彷佛受到重击般飞回了杰斯特手中,杰斯特浑身巨震,一口血喷出,向后飞出。

    凯恩的巨柱和四条光龙对撞在了一起,巨柱一根接一根的破碎,满天光雨中,那条怪异的铁杖浑身掉落了一些金色的粉末,摇摇晃晃的飞回了凯恩的手中,而凯恩也是一声闷哼,倒飞了回去,但是他的身形明显比杰斯特要稳多了。而巨柱夹杂的万丈雷火,带着强大的力道劈在了光龙上,四条光龙发出了刺目的白光,随后猛的黯淡了下来,雷火被击溃,四条光龙也有点散乱的样子了。

    契科夫的攻势到了,那些细微的光剑就好像弹珠一般,在光龙的外壳处碰击跳跃,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然后无数光点往来穿刺,每一颗光点都对准了四个骑士的要害,无奈就是无法突破这些光龙的强大能量罩。

    斯凯他们幽灵一般的扑进,背后的翅膀已经笼罩上了一层白金色,眼里红光大作,锋利的爪子弹出了十几厘米,恶狠狠的抓破了圣光罩,突入了四条光龙之中。

    惨嚎声起,斯凯他们十四只爪子冒着黑烟的缩了回来,而四个神圣骑士每个人身上也都多了数目不等的深深的血痕,他们的光龙也终于被击散了,紧皱着眉头回头冲向了迦兰蒂。他们后方,无数细碎的银色飞剑呼啸而至,契科夫狞笑着指挥着这些光剑在四个神圣骑士身上留下了无数深浅不一的血痕。

    迦兰蒂一次次的劈向了那些银线,可是菲丽的寒气已经冻伤了他的身体,某些组织都已经彻底的坏死了,此刻他也是有心无力的发出了微弱的剑气去劈砍而已,甚至他都快无力化光飞遁了。

    四个神圣骑士扬手一剑逼退了契科夫,恶狠狠的扑向了一身银光闪动的菲丽,一心想要救走迦兰蒂,毕竟迦兰蒂的地位高贵,如果救了他,曰后肯定有说不出的好处的。

    而菲尔和戈尔,此刻已经恶狠狠的扑了上来。杰斯特、凯恩还在地上运气恢复体力,斯凯他们则是鬼叫连连的抱着爪子在地上转圈子诅咒不已。。。菲丽吓了一跳,怎么四个人全部冲着自己来了?她连忙飞出了十几颗蕴涵着极大寒气的光球,随后飞身躲在了易尘身后。

    易尘嗤笑起来,心里已经有了成算,如果教廷的人来不及祈祷,来不及使用那些威力巨大而又死板不已的特技的话,哪怕就是迦兰蒂在内,也是不堪一击,但是如果他们使出了自己的绝招,那么后果就是自己的下属这么多人,被四个神圣骑士打得还不了手,如果不是几人合力的话,他们早就被干掉了。

    看来,对付他们最好的办法,要么是偷袭,要么就是用游击战和他们慢慢玩啊。

    不过,迦兰蒂也是郁闷得紧吧?空有一声比起神圣骑士更加强大的力量,却因为身据高位多年,现在都有点不适合战斗了呢,起码他就没办法发出一招强横的突刺啊,刚才那软绵绵的一剑,根本就没有什么威胁力的。

    易尘嘻嘻笑起来,手一挥,‘飞星剑’全力发出,于是,就好象天空碎裂、银河倾泻一般,无数细微得肉眼仅仅可见的银星,汇聚成了两条直径十几米的光流,在空中互相缠绕着,看起来极其缓慢,实际上速度快捷无比的朝着四个神圣骑士笼罩了过去。微风吹过,这无比华丽的剑光竟然彷佛是脆弱的水滴一般,被风吹散了,于是一缕缕一条条的银星组成的银色光带,顺着风笼罩了整个圣保罗大教堂的废墟,互相交织着,撞击着,带着一点点的闪光笼罩了下来。

    手持长矛的神圣骑士吼叫一声,再次发出了一击突刺,一往无前的刺入了那满天的银星中。强大的剑气陷入了光流,就好像一条暴龙陷入了流沙一般,一种坚韧、不可摧毁、具有强大吸力的怪异力道缓慢的消磨着他的剑气,眼看着光龙一丝丝的薄弱了下去。

    ‘嗤啦’一声裂帛声响,这个骑士幸运的突破了易尘发出的无限光流,他再也不敢留在原地,吼叫一声:“大家快走。”化一道白光溜走了。

    剩余的三个神圣骑士一愣,三人猛的把手中的武器架在了一起,发出了三人合力的一道剑光,突破了易尘的剑光,狼狈的逃走了。饶是这样,易尘不依不饶的指挥着十几条光流绕了上去,‘嘎吱’声中硬是在他们的盔甲上留下了几条深深的痕迹,这才放他们溜走了。

    三个神圣骑士那个心疼啊,自己的圣器受损,回到教廷,肯定是会被重重的斥责的,尤其还损失了迦兰蒂,这笔帐到时候是还不清的。谁都知道,迦兰蒂可是菲洛特最宠爱的心腹啊。

    而迦兰蒂则绝望的感受着身上的寒气越来越重,然后是那充满了死亡气息的极美的光流笼罩了下来,他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体内气息一泄,身体落在了地上。

    良久,迦兰蒂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不由得吃惊的睁开了眼睛。易尘带着一行人正站在他面前,他身上的银线也全部松开了,无数银丝正在他身体四周缓缓的上下漂浮着。

    迦兰蒂无力的呻吟起来:“你们赢了,你们想要干什么?”

    易尘啧啧连声的说:“真可怜,您现在不就像一条丧家犬么?哦,对不起,我说话太刻薄了,这是一个不好的习惯,我以后会注意的。。。上帝啊,我知道您现在应该不是我的对手,可是,迦兰蒂先生,我并没想到您输得这么惨呢。。。本来,我以为您应该有一番精彩的抵抗的。就好像一个小姑娘被强歼吧,她起码也会叫嚷两声,而您呢,被我打得无力还手呢。”

    迦兰蒂不忿的吼叫起来:“如果您和我正面决斗,和我用所有的力量对拼,难道我会输得这么惨么?”

    易尘不屑的挥挥手:“哦,算了吧,您真是一个爱面子的人,难道我有理由非要和您正面的对抗么?算了吧,我没有那个兴趣。采用最合理最省力的方式战胜别人,是最明智的选择。。。当然,我的武器会飞,我的步伐太奇怪了,我的攻击方式非常诡异,您把握不住我的攻击路线,那都是您的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难道要我向那些舍弃了您而逃生的骑士大人一样,我们恭恭敬敬的用最基本的招式互相劈砍么?您真是太可爱了。。。”

    迦兰蒂面无人色的看着易尘,忿忿不平的说:“如果你碰到了教皇陛下,他一定会杀掉你的。”

    易尘干脆的说:“白痴,难道我会跑去梵蒂冈刺杀教皇么?我明白,我暂时不是他的对手,当然,我不是他的对手,可是我为什么要和他对抗呢?蠢货,迦兰蒂先生,您真是一头蠢货,难道我会因为您的话,就去你们的大本营么?”

    易尘微笑起来,指着杰斯特说:“哦,亲爱的,迦兰蒂先生是个白痴,我不想和他多说什么了。我想,您愿意好好的招待他的。”

    杰斯特发出了阴险的笑声,慢慢的逼向了迦兰蒂,迦兰蒂身上缓缓的涌起了依然强烈的圣光,惊恐的问到:“你想干什么?”

    易尘冷笑一声,元婴内的六耀星循环急速运转,他体内的庞大的真元力凝聚在了自己的右手,银光闪动中,易尘一手抓了出去。‘噗嗤’一声脆响,迦兰蒂护身的圣光被易尘轻易的突破了,易尘拎着小鸡一般的抓住了迦兰蒂的脖子,恶狠狠的说:“您难道还想反抗么?哦,得了,我的力量超过了您,啊哈,这是我今天晚上才发现的事情,非常的美妙。。。可是这就决定了,您最好好好的听我的,不许乱动,嗯?亲爱的,您准备怎么处理他呢?”

    杰斯特掏出了蜜雪儿送他的猎刀,下流而又卑鄙的在迦兰蒂的下体割了一刀,迦兰蒂惨叫一声,他身上依然涌动的圣力快速的封住了他的伤口,让他不再疼痛,可是他心理上的极大打击,让他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斯凯被烧得差点变成枯骨的爪子轻轻的拍击起来,发出了木头撞击木头一般的脆响,幸灾乐祸的说:“啊哈,不杀了他么?老板?”

    易尘看着杰斯特。

    杰斯特轻轻的摇头说:“这样,他会比死还难受,我为什么要杀他呢?”

    易尘松开手,把迦兰蒂扔在了地上,耸耸肩膀说:“那么,好吧,一切都结束了,我们该回家了,今天的收获不小呢。”

    菲尔摇摇头说:“老板,我们只干掉了十几个裁判员,并不算什么大收获吧?”

    易尘轻轻的举起了食指,微笑着说:“有收获呢,第一,我明白了我可以对付教廷的上层人物了,可是,也许我还不是裁判长乃至那个教皇的对手;第二,你们的力量都有了增长,可是你们依然不是一个裁判员的对手,嗯?如果不是你们的法宝厉害,如果不是我吸引了他们大部分注意力,如果不是那些白痴裁判员忙着救助迦兰蒂,也许,你们就要倒霉了?”

    易尘朝着刚才凯恩他们埋伏的地方走去,曼声说:“总之,你们的力量还是不够,根本就发挥不出那些宝贝的最大力量来,明白么?所以今天你们这么多人,被四个神圣骑士逼成了这个样子。。。看看时间,现在是夜晚,神圣力量最薄弱的时候,你们被逼成了这样,如果是圣力最强大的正午,会发生什么情况呢?先生们,你们需要继续的努力。”

    斯凯贪婪的看着易尘:“老板,您所说的那些,那些什么法宝,能否给我们。。。嘿嘿,一点点?赞美撒旦,他们的威力真是不可思议的强大啊。”

    易尘看着斯凯,微笑着说:“如果你们能够达到周天星力的境界,我会给你们的。。。忘记我给你们的口诀了么?你们现在的这种程度,暂时还无法使用呢。”

    斯凯他们七人眼里露出了贪婪和激动的目光,挥舞着枯枝一般的爪子嘎嘎笑了起来。易尘皱着眉头看着他们几乎只剩下骨头的爪子,沉声问:“没事情么?你们的手。”

    斯凯无所谓的看着自己的爪子,耸耸肩膀说:“没关系,老板,回去睡几天就恢复了,我们的恢复力可是惊人的呢。”

    易尘唔唔了几声,已经走到了刚才凯恩他们躲藏的地方,指点着地上的大批枪械到:“那么,把这些东西带回去吧,这次真是浪费力气呢,我们不需要这些东西,也可以收拾迦兰蒂的。”

    ×××××××××××××××××××××××××××××××

    迦兰蒂在废墟被杰斯特一刀子阉割的时候,梵蒂冈那边也热闹了起来。

    也许是第一次有人如此的胆大妄为吧,不知道是哪一股贪图易尘秘密赏金的杀手,动用了重型的火器袭击了梵蒂冈。

    在梵蒂冈的城门口,当那些身穿古老的古罗马时期的铠甲制服的教皇卫队换岗的时候,这些家伙在距离城门五百来米远的地方支起了三门迫击炮,标尺按照他们白天进去旅游的时候所勘测的数据,瞄准了菲洛特的裁判长的寝宫。他们并不知道那里是什么人居住的地方,但是看那里的格调,应该是一个大人物的住所,那么,就对着里面轰炸就是了。。。这些家伙可不是基督徒,所以,他们并不认为炸掉梵蒂冈是一件多么亵du神灵的事情。

    基本上就是在杰斯特一刀割掉了迦兰蒂的同时,三发大口径迫击炮弹伴随着一声脆响飞上了天空,炮弹在空中轻盈的飞翔了一阵,准确的掉落在了菲洛特寝宫的大拱顶上。

    正在睡眠中的菲洛特被剧烈的爆炸声惊醒,一波波乳白的光雾从他身体向四周扩散出去,逼开了灼热的气浪。他一个飞身弹了起来,站在自己宽大的阳台上吼叫到:“到底怎么回事?给我抓住那些混蛋。”÷

    无数被惊醒的高级执事衣冠不整的冲了出来,听到菲洛特的命令后,一个个气势汹汹、杀气腾腾的飞跳了出去,而无数的裁判员等更加高级一点的神职人员,早就忠心耿耿的护住了教皇寝宫以及亲爱的菲洛特的卧室。

    谁都没有注意到,一丝丝淡淡的蓝色烟雾飘散了下来。

    第一个感觉不对的是菲洛特,他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古怪气息,随后浑身神经猛的抽搐起来。他大骇,心里高呼上帝之名,圣力猛涨的他,用圣力在体内急速的往来冲击,逼出了那些被他吸入的神经毒气。可是他附近的那些神职人员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三十多个倒霉鬼浑身抽搐着倒在了地上,挣扎了一阵后,去见上帝去了。

    菲洛特狂怒的吼叫起来:“‘神之净化’。。。我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在场的神职人员依言发动了‘神之净化’,朦胧的圣光笼罩住了菲洛特的寝宫,在一种莫名的能量作用下,这些神经姓毒气被极快的分解了,最后被净化成了最基本的原子状态。

    菲洛特咬牙切齿的吼叫到:“抓到他们,然后给我关进地牢,我要看是谁这么大胆子,敢来袭击梵蒂冈。”

    他身边一道光华闪过,身上罩着一件紫红色大袍子的教皇出现在了他面前,教皇沉声到:“我没有感觉到黑暗的气息,是普通人做的。。。也许,就如克斯特斯被刺杀一样,有人收买了杀手对付我们。”

    教皇的话音刚落,三发炮弹又落在了他的寝宫屋顶,剧烈的火光中,教皇寝宫顿时塌了一小块儿。教皇白玉般的脸庞马上变得铁青,以他的身体为中心,一道带着淡淡的乳白色的、极薄的光罩扩散了开来,瞬息间笼罩了整个梵蒂冈,随后,更向外面无止境一般的扩散了出去。

    在那些飞射出去的高级执事们找到这些杀手之前,教皇的光罩已经碰及了这些家伙,于是,整个光罩猛的向那几个人收缩了过去,一道强烈的白光笼罩了他们,把他们拖拽着离地三米的飞进了梵蒂冈。

    菲洛特有点讪讪的说:“陛下的力量,实在太让我们惊奇了。。。对不起,我的下属他们。。。”

    教皇沉着脸,低声吼叫到:“问出口供,然后随便你们怎么处理他们。他们的胆子太大了,实在是太不象话了。我不想在报纸上看到有关今天晚上的任何消息,明白么?教廷的尊严,不能毁灭在我们的手里。。。哼。”他带着几个匆匆赶来的亲近心腹走了,菲洛特则打出了手势,马上一群高级执事扑了上来,拖着那些被突然的灵异变故吓傻了的杀手们冲向了秘密的地牢。

    而此刻,在伦敦,易尘他们已经陷入了甜蜜的梦乡。迦兰蒂也从昏迷中醒了过来,面目狰狞的抚mo了一下自己光滑的下体,他发出了恶毒的诅咒:“四个该死的混蛋,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他自知自己不是易尘的对手,所以,他把一切的责任以及报复的对象,都归结到了四个神圣骑士身上。

    。。。。。。

    ;https://www.bqg3.com/12_12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