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盖世群英 > 第八百零四章 行踪泄露

第八百零四章 行踪泄露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打打停停中,倏忽就是数百年过去。这期间,陨落在苏傲天与雪流风手里的各大势力弟子,总数已不下一千!

    光明府的各大势力,不说伤筋动骨,也算损失惨重。虽然折损的这些人中,以圣阶和太玄境的弟子为主,太清境的修仙者只是极少数,然而这个少数摊派到每一家头上,至少都有十余人了。

    这十余个太清境的修仙者,对于每一个势力来说,都十分心痛!

    因为这些人里面,很多人可都是有望突破到九天境的,假以时日,修到真仙,破空飞升也有较大的希望,宗门未来的根基等于是坍塌了一角,怎么不令他们痛心疾首!

    而对于接引使者的仇恨,也深深地根植在了各大势力的心中。这些年来,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对接引使者及其幕后黑手的追踪调查,然而却如大海捞针,没有一点线索。

    这只是因为,他们的调查方向,从一开始就进入了一个误区。在他们看来,接引使者如此疯狂地杀戮各派弟子,不分族群不分青红皂白,他针对的目标是光明府的所有势力,这样的行为只能用不可理喻来形容,那么其中必然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谁也不会想到,接引使者只是出于一时的义愤,而举起了报复的屠刀,向这些自诩为高高在上的人上人下手。更令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的是,接引使者与他的同伙,迄今为止的真实修为,还未曾突破到太玄境,使得这些想当然地以为接引使者至少也是一个九天境的大能的各大势力,从来不曾将怀疑的目标转移到府城中多不胜数的圣阶修仙者身上来。

    这些年来,苏傲天与雪流风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而从明面上的效果来看,雪流风的进益还要强于苏傲天。这是因为,他只有三个灵根修要修炼,比起苏傲天的五个神魂同时苦修,难易程度不啻天壤之别。

    因而相比之下,他的进步也就显而易见了。更何况心境的历练,之前是雪流风的薄弱环节,好比在一张白纸上开始作画,自然大有可为。而苏傲天的心境早已磨砺得坚不可摧,与太清境修仙者的较量,已经不能起到什么促进作用了。

    在这种情况下,苏傲天还停留在圣人境,自觉距离突破到太玄境为时尚早,雪流风却是已经感受到了突破的契机,将要向着圣人境迈进了。

    各大势力的太清境修仙者,虽然数量不菲,但也不是地里种的大白菜,经过了这些年的折损后,每个势力都分外珍惜,苏傲天与雪流风一再想要下手,却难以找到机会。雪流风的心情更为迫切,他已经从这种冒着死亡风险的挑战中尝到了甜头,如果按部就班修炼的话,突破到圣人境还遥遥无期,现在他迫切地想要找一个太清境的高手历练,以刺激他更快地突破到圣人境。

    苏傲天断然决定,先销声匿迹一段时间,一方面是将雪流风突破的迹象压一下,这样等到真正突破的时候,会有更大的把握,二来也是让各大势力稍微松泄一点,才能有更多的机会。再动手时,目标一定要选择一个太清境的,不找那些与鸡肋有得一比的太玄境了。

    接引使者销声匿迹五十余年,府城的修仙者之中,渐渐传出了这样的声音:“接引使者看到府城中防卫严密,没有下手的机会,已经离此而去了!”

    歌舞升平的光明府府城,历经了太多年的安宁,在这里生活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着不一般的背景。这种环境下造就的人性,就是安于享乐。虽然这里的修仙者,普遍资质好,出身佳,起点高,但天赋在他们身上,绝大多数情况下,并没有给他们增添炫目的光环,反倒更像是一种浪费。

    放出这种声音的,就是府城中这些不思进取,安于享乐的众多修仙者。对于他们来说,夜晚的静坐修炼实在是一种痛苦的煎熬,回想起以前府城中夜夜笙歌,灯火通明的不夜城盛况,现在的府城,天色尚未黑透,就寂沉沉地人踪全无,活像一座鬼城。没有了各种各样的游乐项目,让这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浪荡公子们,真真正正是度日如年,天天都像是在煎熬。

    接引使者既然已经离去,府城就没有必要执行宵禁了!

    汹涌的暗潮总是压抑不住的,宵禁虽然没有取消,但一些风花雪月的场所,已经按捺不住地开始偷偷营业了。随着时间的流失,人们越来越大胆,从偷偷摸摸变得遮遮掩掩,进而明目张胆,终于也不用正式声明,延续了二百多年的宵禁寿终正寝,府城又恢复了从前的热闹繁华。那些胸无大志的修仙者们,如同渴马奔泉,向一个个花天酒地的销金窟涌去,醉生梦死,乐不思蜀。

    苏傲天与雪流风,也结束了闭门苦修的生涯,汇进了这股寻欢作乐的潮流。表面上,他们是无数个放纵自己的低阶修仙者,不可能有太好的前程了,就这样自暴自弃吧,而暗地里,却是在这些灯红酒绿的背后,寻找下手的目标。

    机会总是会垂青有准备的人,在经过了半年的搜寻后,终于被他们发现了一个可以动手的地方。

    说起来都有些难以置信,最起码在他们两人第一次找到这里时,面面相觑了许久,觉得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在这个名为天一阁的小酒楼里,后进的一个隐秘场所中,布下了重重禁制,每天都有形形**的修仙者频繁出入,来时都是一脸迫切,走时大多脸色灰败。经过明察暗访,亲自深入后,两人终于确定,这里是一个赌坊。

    赌坊这样的东西,苏傲天并不陌生,承天大陆的中州府,就有许多。但是中州府的赌坊,平日里基本上什么生意,只在一些重要的活动如精英大赛等场合,开出一些胜负的赔率,以此助兴将活动衬托得更加热闹。还有一种,就是斗兽场这种场合押注的。总之,修道之人并非凡俗,赌的也不是市井间的把戏。

    而这个赌坊,则是名符其实,里面的内容,与凡俗间完全一样,骰子牌九一应俱全,修仙者们没有一丝飘飘欲仙的有道高人模样,一个个撸起袖子,敞着衣襟,面红耳赤,青筋暴露,看着眼前的赌局,或掌心全是冷汗,或声嘶力竭叫嚷,赌得不亦乐乎!

    在这里,没有修为的高下之分,只有赌本的雄厚大小。赢得盆满钵满的人,才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九天境的修仙者如果输得连底裤都当掉了,一样会惹来无数的嘲讽。当然,九天境的大能是不会下作得来这里赌博,他们最想的还是飞升到仙界去。但太玄境的修仙者,就是屡见不鲜了,偶尔也能遇到个把太清境的修仙者,来这里碰碰运气。

    看到这些醉生梦死的人,苏傲天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这里的环境,若是被石山城的任何一个人见到了,都会惊得目瞪口呆,他们若是能够在这里生存,必然是不眠不休夜以继日的苦练。而这些圣人境、太玄境的修仙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算得上是上天眷顾的宠儿了,却在这里恣意浪费着上天的恩赐。

    如果易地而处,石山城的修仙者,即便是在光明府,也永远修炼不到圣人境,甚至连谪仙境都是妄想;而这些人,若是放在石山城,则太清九天都有可能。可惜,命运从来不做这样的安排,得到上苍眷顾的人,无论如何恣意浪费,都不会分到不幸者身上一分一毫。

    太清境的修仙者,基本上都是大势力里出来的,像鲜于跋这样的依靠年纪一大把才侥幸迈入,浪费了无数仙丹妙药,没有任何潜力的,屈指可数。这样的目标,自然是苏傲天铲除的对象,在赌场里厮混了一段时日后,他开始准备下手。

    过程与以前并无太多不同,空间阵法的巧妙绝非这些太清境的修仙者能够看透,掉入陷阱是理所当然。这一次,雪流风与这个太清境的修仙者纠缠了良久,显现出他这一段时间确实进步非凡。虽然最终还是苏傲天出手灭杀了这个强大的对手,但雪流风也令此人难受了一阵。

    收拾干净痕迹,两人悄然离去。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三清教的一间密室里,一个太清境的修仙者,面色痛苦,猛然睁开了眼睛,用一种无法相信的神色,凄然叫道:“这不可能!一个圣人境的卑劣之徒,怎么可能灭杀我的分身!”

    苏傲天百密一疏,没有想到这个能够修炼出神识分身的太清境修仙者,本该是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天之骄子,却白白蹉跎岁月,浪费上天赐予他的大好天赋,痴迷于赌场流连忘返。而这个太清境的修仙者,修为并不出奇,完全是因为这只是一个神识分身的缘故!https://www.bqg3.com/11_11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