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道独尊 > 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 无上奥义

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 无上奥义

天v才?一秒}记住https://www.bqg3.com,    终极试炼地,究竟有多难,现在没人可以回答他。

    曾经有闯荡失败者,留下了一块石碑,警醒后辈之人,切记不可闯关,否则真的是十死一生!

    几乎没有希望闯过去,甚至即便是可以闯过去,也几乎是一场空,得不到任何东西。

    但是苏炎这一刻想要的,不是造化和机遇,而是他真的想要见证,圣境终极的试炼到底有多强,到底具备何等可怕的难关!

    如果不是第一山给自己开玩笑,那么这也说明苏炎在圣境修行还没有达到极致和顶峰!

    “轰!”

    苏炎的拳势轰开了黑色路起点,崩出一条大裂缝,他的身影横空而过,冲入一片死亡气息浩瀚的破败之地,漫天都是呜呜作响的风声!

    天地间狂风大作,鬼哭神嚎,这不再是一条登临巅峰的小路了,反而化作了宏大的炼狱世界,映入眼帘的是无尽的血光在挥洒,伴随着低沉的吼啸!

    “这是战死的英灵吗?”

    苏炎大声问道,满头黑色长发披肩,瞳孔像是刀子一样犀利,凝视着苍天泣血的画面,隐约间洞察到一道接着一道,曾经傲视天下的身影,在血海中沉浮。

    他们虽然是失败者,可皆是绝顶强大之辈!

    苏炎的脚掌踏过地面,满地的枯骨,一块接着一块,一片接着一片。

    曾经登临这里,骤然都是极度可怕的生灵,他都看到了龙骨,凰翅骨,肉身都要不灭的黄金天骨,还有满地暗淡的血液,有些血液很特殊,至今散发出可怕的凶光。

    这一条难以登顶的尸骨路,横在炼狱中,伴随着诸天流血的异象,形成了死亡破败之地,精神意志不够强大者,一个照面会直接失败!

    “咚咚咚!”

    苏炎脚踏长空,发丝乱舞,衣衫猎猎作响。

    每一步踏出去,苏炎的威势就汹涌一分,接连的激荡和爆发,站在了绝颠领域,满身强者威严澎湃,至强至霸!

    接连十步,没有遇到危险。

    可是当下一步踏出去的瞬间,天地颤抖,恐怖莫名!

    漫天流血异象晃动起来,仿佛在交融,在重组,隐约间呈现出一根滴血的长矛,缭绕着滔天杀伐,充满了洞穿至强生灵身躯的无尽锋芒!

    “轰!”

    这一击劈来,快到极致,苍穹崩出一条大裂缝,漫天的秩序法则都崩开了,遍地都是大道残片,这天地形似解体了,要发生大崩灭!

    苏炎身躯自主发光,欲要运转大神通抵挡这一击的时刻。

    他紧接着却发现一个很残酷的问题,任何秘法神通经文,统统失去了功效,即便是元神都永寂,唯有他的身躯在发光,沸涌出最原始的战斗力!

    “杀!”

    苏炎大吼,发丝乱舞,铁血而又霸气,举拳砸向劈来的滴血长矛!

    绝世恐怖的一击,苏炎爆发了最强的力量抗衡,这片区域发生了大爆炸,漫天都是恐怖大道裂缝,天地不断破灭,黑色炼狱如同要大崩!

    画面惨不忍睹,苏炎的拳头崩开了,森森白骨可见。

    滴血的长矛,贯穿到他的拳头中,整根长矛都要将苏炎的整条手臂给直接

    贯穿!

    “吼!”

    苏炎嘶吼,血肉之躯熊熊燃烧,源自于肉壳中最本源而又古老的神力狂涌,贯穿臂膀之内,阻截滴血长矛的袭杀!

    他熬过去了,这滴血长矛被震飞,在破灭虚空中颤鸣,且倒卷出去溃散在天地之间!

    “再来!”

    苏炎神勇不可挡,身躯炽盛灿烂,毛孔喷薄气血,环绕身躯在运转,将其衬托的如同绝代的霸王。

    离谱而又变态的考验,不可以都有任何神通闯关,不可以借助任何外力,即便是苏炎特殊的体质都被压制了。

    唯有苏炎的肉身,最本源而又古老的肉身可以动用。

    他向前跨出一步,天地乱舞,相似神魔在吼啸,天和地被唤醒,漫天秩序法则绽放,形成了无与伦比的镇杀之力。

    即便是一位皇者闯入这里,动辄都要遭遇肉身崩灭的下场!

    漫天浩瀚压力蔽体,苏炎嘴角溢血,浑身骨头颤鸣,身躯如同在变形,弯曲,随时都会解体也塌裂!

    他体内人体宝藏轰鸣,冲刺海量圣力,解封十二分的战力,曾经在葬界中演道,熔炼自身精华,又找回了失去的一部分天胎潜能。

    因此,即便是苏炎在葬天之躯体质被压制的情况之下,他也可以爆发出足够无敌的战力,满身气血呼啸,形成了血海汪洋,呼啸间抵住了漫天天地秩序的镇压!

    “轰!”

    刹那间,漫天浩瀚的压力变了,演化出一只金色手掌,仿佛不朽掌印,顷刻间轰向苏炎的身躯。

    苏炎血肉之躯被禁锢了,很难挥动拳力去阻挡,只能任由这一掌打在自己身上。

    金色掌印看起来很小,实则压下来的一瞬间,铺天盖地,苏炎觉得浑身每一寸皮肉,每一块骨,都遭遇了同代最强镇杀!

    “噗......”

    苏炎大口咳血,身躯踉跄,双眼发黑,差点滚落下山。

    太痛苦了,浑身像是被囚禁到神炉中煅烧,他自身真的解体了,要断裂,生命像是遭遇了致命一击!

    无穷无尽的痛苦中,苏炎的精气神在燃烧。

    头可断,血可流,志不屈!

    一拳粉碎炼狱海,苏炎的精神意志恐怖绝伦,都要凝练出当世无敌之躯,支撑着苏炎颤抖的肉身,同样他的心中翻起来惊涛骇浪。

    怎会如此?

    难道这就是最强的圣者,怎会这样?难道自己的道行看起来真的如此可怜!

    为何差距这么大?他有些怀疑人生了,现在的苏炎身躯乱颤,浑身尽是钻心的剧痛,但是渐渐的,他猛的发现这一掌有神似之处!

    他想到了神秘骸骨,当年对自己挥动掌印,打开自身的缺陷和不足,用最残酷的手段磨炼自己。

    这一刻的苏炎突然生出一种错觉,这似乎不是残酷试炼,而是称得上一种另类的修行,只要可以熬过去,就可以看到崭新的天地河山,看到崭新的大道路!

    “再来!”

    苏炎长啸,染血的肉身迎来了大爆发,复苏出肉身中最原始的本能,抗衡轰击而来的金色大手。

    这一次竟然比上一次更为强大和猛烈,金色大手一旦正面

    击中自身,单凭可怕的禁锢之力,仿佛源自于宇宙最本源的力量,且无边的掌印轰击在自己肉壳之上!

    “啊!”

    苏炎惨叫,被轰击的皮开肉绽,体内骨头都出现了龟裂,他的肉身已经很强大和超绝了,可想而知这一击到底有多么的惊世,都要将苏炎肉身给打烂。

    苏炎咳血,染血的发丝乱舞,瞳孔中杀光四射。

    他不能这般被动承受镇压,否则的话他真的会死在这里。

    苏炎的肉身神光大盛,他的底蕴还在,释放出滚滚能量物质,演化出千万杀剑,劈斩禁锢他的世界!

    漫天的大道规则,如同汪洋在席卷,一层接着一层覆盖下来,禁锢了苏炎。

    他如囚龙在抗争,身躯一次接着一次横击,浴血而狂,闯的越深,漫天的大道秩序就越是恐怖,像是无尽大星坠落在肉身之上!

    “轰!”

    第三击打来了,引动出灭世狂潮,漫天的秩序法则随之共振,似乎化作了千万掌印,齐刷刷的向着苏炎镇杀。

    这一刻苏炎真的觉得,挡不住了,他的肉身还不够强大,确切的说缺少某种物质!

    “我要破局,否则会死在这里....”

    苏炎黑发乱舞,他看出了山上山试炼端倪,等于天地杀局,如同奇门之道,布道天下。

    绝世威胁当中,苏炎的潜能大爆发,渴望力量打破天地,轰碎牢囚!

    苏炎突然有一种明悟,人皇经在他心田中冲击而过,昔日和大金子交锋,瞬息间打开天地大宝藏,接引下来天地之力,等于无上皇者!

    “法力可以做到,肉身也可以做到,体如宇宙!”

    苏炎暗语,话语轰鸣,浑身毛孔都在呼吸,喷薄出灰蒙蒙气流。

    恍然之间,苏炎觉得自身无穷之大,肉身变了,化作大宇宙,窃取天地之力,贯穿人了身躯当中,撑开一切人体宝藏,演化诸天,造化万物!

    这一刻的苏炎,真的是太威严了,他如同肉身踏入皇道,走上另一条路,也如同洞察到另一端文明,仿若无上体修之路,专修肉身,囊天阔地,一切宝藏之力从肉身中探索!

    “天地初始,这是初始经的无上奥妙!”

    苏炎震撼,这是他修行路上修炼的第一篇经文,被誉为天庭第一天功,很可能是古之天帝开创的经书。

    “我就是帝,何须天地来封!”

    他默念,回想起当年古之天帝的话语,帝就是帝,不需要天地去封测,去认可,一切战力源自于肉身,极致升华,和化作宇宙诸天,抗衡万界!

    “天地初始,宇宙洪荒!”

    苏炎仰天大吼,血肉中形似大爆炸,豁然之间开启了宝藏,仿佛获得了无尽的力量奥妙,也如同化作一枚万物初始种子在壮大!

    这一刻的苏炎身躯当中,呈现出一条接着一条大道秩序,形似一片诸天浓缩于体内,散发的气息狂霸滔天,所向睥睨!

    “轰!”

    刹那间,天地崩开了,苏炎如神龙出闸,举拳轰向打来的金色大手。

    “是你,真的在闯山!”

    蛮荒族的战神来了,神情惊骇,注视着苏炎。https://www.bqg3.com/8_8665/